本溪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棺山夜行第66章岩缝

发布时间:2020-01-29 10:49:23 编辑:笔名

棺山夜行 第66章:岩缝

很显然老嫖的表情已经证明xiǎo狼真的不见了,不由得让我脑皮自主的发麻,怎么会在短暂的瞬间消失。我可以肯定,刚才并没有眨眼,眼睛始终注视着xiǎo狼,但他却在我们的注视下消失了。

不要説是亲眼看到,感觉理解不了,就算是听到这个消息,相信我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太不可思议,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我日的,展昭,你还在里面对吗?听到就吭一声。”老嫖的声音明显夹杂着惧意。

“xiǎo狼,听到就回复一声,我们看不见你了。”天翔在一旁也跟着喊道。

xiǎo狼“嗯”的答应了一声,又出现在我们眼前,而且回头看了看我们,还问道:“怎么了?”

“我日的,你快diǎn回来,不对劲。”

老嫖的话音刚落,就看见xiǎo狼的前面,“啪”的一声,突然间不知是立起个什么,挡住了xiǎo狼的去路,xiǎo狼见状忙往后退。

就在此时,我身边的老嫖,把手电一撇,一个纵身扑了进去,这一幕给我弄蒙了。不是刚才老嫖喊的快出来吗,怎么他也进去了,刚进去的老嫖,大喊道:“给我照手电。”

天翔拿着手电往里一照,老嫖竟然用胳膊压着什么,而且非常吃力的样子。老嫖回头的一瞬间,我看见他的脸上憋得通红,对我説了句:“快往回跑看看来的路。”

听着老嫖喊的话,我没有敢耽搁,扭头就朝来的路跑去,可刚跑到,进来时趴着过来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岩缝,所有的岩石都是连接在一起的。手心里瞬间冒出了冷汗,心説,这是怎么回事?

只好又跑回去,天翔还蹲在岩缝外照着,老嫖正在里面嘟囔着什么,好像是在抱怨xiǎo狼。最先出来的竟然是xiǎo狼,然后老嫖才出来,出来后嘴里嘟囔的説道:“我日的,好心好意救你,竟往我手上踹,细皮嫩肉的xiǎo手哪能扛住你那蹄子踹,看把我手踹的。”

老嫖回头看见我,很奇怪的样子,説道:“不是让你去看来时的路吗,怎么还没去?”

“我去了,后面没路了,那里的岩石都连在了一起,已经看不出来时的路。”

“我日的,精明来精明去,还是中计了。”老嫖摆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

“刚才你们喊我干什么?”xiǎo狼站在一旁问道。

“你不知道吗?刚才看不见你了,瞬间在我们眼前消失了。”我用非常疑惑的口吻问xiǎo狼。

xiǎo狼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在岩缝的周围看了看,又摇了摇头,似乎在思考什么。掏出他的xiǎo短刀,在岩石上抠了一下,弄下来几个xiǎo块岩石,放在手心里查看着。

xiǎo狼抬头问我们:“我刚才在里面的时候,你们是瞬间就看不见我了吗?”

都diǎn了diǎn头,“你没有任何感觉吗?”天翔反问xiǎo狼。

“没有,我能看到自己,一直在往里面爬,怎么可能消失呢,除非,除非是这岩石里,添加了某种物质。”xiǎo狼的言语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我日的,你的意思是这里含有反物质,不会吧,古代的人应该不懂反物质学吧,要真是那样,墓主的文化水平可比我们高多了,我们面对的这个墓就有可能是古代科学家的墓了,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老嫖还是充满了疑惑。

“你们看这岩石。”xiǎo狼把手伸了过来,另一只手拿手电照着,接着説道:“这岩石中含有和陨石一样物质,看表面像是被烈火烧过一样,还有它的结构有问题,四周都有被挤压和粘合的痕迹,但却没有没烧坏。”

“我日的,看来还真是反物质学。”

“什么是反物质学?”见老嫖总説,不由得好奇问了句。

老嫖看了看我,又挠了挠头説道:“我日的,怎么和你説呢?我还真解释不好这个。反物质是反粒子概念的延伸,反物质是由反粒子构成的。懂吗?”

我摇了摇头,根本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估计是他也没解释清楚。

“还是让展昭和你説吧,我是知道怎么回事,説不明白,让他告诉你。”老嫖指了指xiǎo狼,看来他是真的説不清楚。

“物质与反物质的结合,会如同粒子与反粒子结合一般,导致两者湮灭并释放出高能光子或伽玛射线。刚才就是释放出了这种射线,导致你们一时性的看不到我,这回明白了吧?”

我还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明白,总感觉他们説的好深奥。老嫖在一边急了説道:“没文化真可怕,出去之后好好学学物理,你就明白了。先别研究这个了,现在这种情况得想办法离开或是进去。”

“必须进去,拿到东西之后,才能离开。”天翔的话语十分的坚定。

我显然很不理解,为什么天翔他们就这么确定,主墓会在这里面,难道只是凭着巨蟒的分析吗?既然知道这里的岩石能够释放出可怕的射线,为什么还这么坚定。我觉得还是问个清楚最好,便説道:“等下,我还有个问题,一直想问。”

“我日的,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快问。”老嫖很不耐烦的样子説道。

“我就是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确定主墓是在这里面的?这一diǎn也不像是通向主墓。我们下来的时候,上面的甬道非常的长,但却没有一条是通向这里,所以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主墓的样子。”

“我日的,被你看出来,就不是奇墓了。上面的甬道都是后修的,虽説有千八百年了,但假的就是假的,永远真不了。看到上面那条地下河没有,也是假的,没看出来吧,两边的洞壁根本不符合,地下河流水的标准,那才是真正的甬道,后来者,为了欲盖弥彰,引进河水,才形成了地下河。”老嫖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

虽然听老嫖説的有diǎn糊涂,但还是能明白一些,只不过他説地下河流淌的位置,才是真正的甬道,我还真没看出来,这也许就是差距吧,毕竟他们都是dǐng尖的高手,有很多东西还是值得我去学习的,看来以后还真得用diǎn心学。

“我日的,你们发现没有,这里一diǎn通风的地方都没有,好像是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囚牢,就等待我们的关顾,看来里面躺着那主没少下功夫啊。”老嫖一边照着四周看,一边説道。

“听你们説话的意思,似乎是对墓主非常了解?”我很疑惑的问道老嫖。

“我日的,墓主是谁我哪知道,以前谁是墓主不清楚,但现在里面躺那主必须得了解,我可不干那没把握的事。”

“和我讲讲,你都知道什么?”我非常好奇他们究竟都了解到什么。

老嫖刚张口要説,却被天翔叫了过去,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和老嫖走过去,顺着天翔的手电看去,有一块岩石被xiǎo狼抠了下来,里面露出石头的痕迹。看来真如开始分析那样,这个岩缝原本是个甬道,被人后加工成这个样子。

既然知道前面这个机关是被人后添加的那就好办了,xiǎo狼再次爬进岩缝中,用他那把短刀,去挖铜板上面的岩石,果然正如xiǎo狼的预料,这种岩石虽然不怕烈火的焚烧,但却抗不住硬物的击打,没有几下就被xiǎo狼弄下来几块。

照这样看墓主也不是很聪明,他能想到怕火焚烧,却没想到,有人会用硬物去击打岩缝。看来真是百密一疏,按照这样发展,用不了各半时辰,xiǎo狼就能把铜板处抠开。

突然间,xiǎo狼用极快的速度退了出来,再一看xiǎo狼的两只手,红肿了起来,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往出流血。

老嫖上前看了一眼,説道:“我日的,什么情况?”

“干硫酸,我们想错了,岩石被烈火烧过,不是怕再次被燃烧爆裂,而是为了将干硫酸添加在岩石上,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将来有人,挖开岩缝而设计,看来是我们想简单了。”xiǎo狼一副痛苦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双手説道。

“我日的,看来里面躺那主,做了万全之策。”

“我看也未必。”天翔将衣服脱下来,挑干的位置撕下来一块。我还以为他要为xiǎo狼包扎,可并不是,天翔又掏出打火机,将撕下的衣服,diǎn着送进岩缝内,去烧刚才xiǎo狼抠下来的位置。

还没烧上几秒中,就听见里面的岩石发出酥脆的声音“嘎、嘎”直响。

“墓主聪明反被聪明误,似乎忘了万物都是有利有弊的。忽略了干硫酸也会被燃烧,而且爆裂的程度,要比原来岩石加热爆裂程度要高出几十倍。”天翔盯着岩缝里説道。

听这声音应该是天翔理论成功的结果,岩缝里传出来了岩石“噼里啪啦”掉落的声音。直到里面的火焰熄灭,岩石还在响动。天翔接过xiǎo狼手中的短刀,爬了进去,没费吹灰之力就将第一块铜板上,掏出个大窟窿。

双手放在铜板上一发力,虽然是很吃力的样子,但铜板还是被天翔按了回去。听见“咔嘣”一声,应该是铜板被天翔按的还原了。天翔如法炮制去弄第二块铜板,有了先前的经验,这一次轻松了不少。

这一次我紧盯着天翔,想看看他是不是也会和xiǎo狼一样凭空消失,不过,天翔并没有消失,而且一举一动让我看的很清楚。这倒让我感觉到奇怪,难道是那种放射线没有了,还是xiǎo狼的身上有某种物质,能和里面的放射线产生共鸣,他才会凭空消失。

天翔按下最里面的铜板后爬了进去,我特意没有最先往里面进,同时也拽住了老嫖,而是让xiǎo狼先进去,我是想看看xiǎo狼在那个位置还会消失吗?

这次xiǎo狼竟然没有消失,看来真的是那种放射线没有了,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赶上反物质结合的。我开始明白了,老嫖所説的理论,的确出去后我需要好好的补充下这方面的知识。

我跟在xiǎo狼后爬了进去,最后是老嫖,在后面边爬嘴里边嘟囔着:“我日的,里边那主怎么想的,将来自己爬出来不也费劲吗?就不能大方diǎn,研究个大气一diǎn机关。妈的,别人的窝你都给占了,还这么xiǎo气,操。”

最快更新,阅读请。

玉田县中医医院
沂源县中医院怎么样
贵阳口碑最好的癫痫医院
遵义重点癫痫医院
青海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