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爝火不止

发布时间:2019-07-13 19:08:31 编辑:笔名

这个世界令人悲伤的事情很多,我们永远不能说自己遭受到的苦难是深沉的,但是我们却永远认为我们所遭受的苦难将会让自己成为世上不幸的人。一语成谶,我知道我是个说好的不灵,坏的必灵的人,可是我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贱嘴,人总得从悲痛中学到点什么。不知者不言,就是我需要学会的,不过代价太过沉重,也正是这刻骨的一笔,才能使我铭记,一辈子都不能忘。

到了这个年龄,我也该学会面对死亡了,黄天却瞎了眼,选错了人。对我而言,的悲哀莫过于数着亲友的生命因为生病而一天天减少,终死在自己面前,然而上天终是会眷顾我的,就让我体验了这种悲凉。事到如此,过于的忧伤也无济于事,能做的就是活着的人且珍惜生命,即将死去的人也让他们快乐的离开,于是尘归尘,土归土,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生亦何欢,死亦何苦。逝世之人的痛苦却要让在世者品味,难道不是一种讽刺?

人总有一死,从蒙昧中来注定要回到蒙昧中去,我们赞颂生命,却抵恶死亡,何必。从得到噩耗至今,我沉寂了好几日,心中的郁结,不吐不快。人生难免会遇到死亡,难道我们就要这样一直下去,亲人的离去确实很伤痛,可这只是开始,我注定要送走我的长辈,我的所爱。天命如此,人活在这个世界只为赎罪,罪赎完了,生命也就完了。灵魂脱离躯壳,拥入自然的怀抱,有何可悲,人之大喜。得上天眷顾的人,早早脱离束缚,穷游万物,活的长久并不一定是得,也可能是失。

人一辈子,不过是一场孤独的旅程,一路上收获了羁绊,有过笑,有过泪,尝尽百味,历经沧桑,终得一永恒归宿,我们理应高歌,为了逝者,也为了自己。说尽千言,死亡不过是在世人割舍不了的羁绊,忘不了的牵挂。今年死去的人太多了,可哪年又不是呢,我们只在乎自己的亲友,却不知道别人的亲友的逝世。我所失去的远远少于我所得到的,时间会带走悲伤,然后留下浓酽的情感,去陈酿一壶只有自己懂的酒。

这辈子还有太多的事没为她做,她却等不及了,我们老是想着自己以后有时间,可是忘记了,别人也许没时间了,此生未完成,不是她,而是我。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有些事还没有去做却已经没法做了,人生入戏,我们只是迷惘的观众,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也不会知道现在发生着的,对将来有什么意义。

人正因为会死,才会珍惜生命,既然青春会逝去,年华会老去,为什么我们不做些时间还不回来的事,去享受上天赐给我们的生命,在一无所有的世界,去得到自己所爱的东西。时光匆匆,我们的脚步注定赶不上如梭的光阴,真的或许昨天你的音容还留在我的脑海,今天你的肉体就已腐烂。每天都会有无数的生命在沉浮,人不过是很微小的尘芥,之所以厚重,只因为想得太多,爱的太深,滞着太强,放不下就想不开,这就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看开了。放下了,那么众生都是你的,无所得即为无所失。

生活一直都在继续,不会因为任何人做片刻的停留,生命也正因如此在不断地传承,可惜了,没能四世同堂。不过也不碍事,一个人对祖辈的情感很少能传承四代,可是血液魂魄却能一直延续下去,生命不息,送走上一代,迎接下一代,万物的自然。

生活就在这不断地出生于死亡间延续,自然也不断地在新陈代谢,没有死亡就没有出生,上帝给了我们感受世界的钥匙也给了我们离开世界的船票,人世走一圈就是去完成前人走的路,去看看伊甸园外的风景,去留下自己的足迹让后人缅怀,去生老病死,我们理应高兴死亡,因为是死亡让我们回到了我们原来的故乡。是因缘让我和我奶奶有了血缘关系,让我们之间连起了羁绊,如今她将回去,而我还有我自己的任务未完成,我怎么能一直受制,总有一天,我也会是如此,不过我想做一次僭越。

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天,就像我剩下的每一天一样,也就像我奶奶剩下的每一天一样,长短是在上天注定后人去定义的,所有的悲痛与伤心都会成为注定的过去式,我的路还很长,路途中注定会有些人会先到达,但总会有陪在我身边的人,就算没有,我的灵魂也游走于我的躯壳,我的音乐也会起伏于我的脑海。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死是难以避免的归乡,关键在于你打算用怎样的面貌归乡。如果有一天,我所爱的人先一步离我而去,我必笑着去告别,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我将会笑着重逢。若有一天我先离去,我所爱的人哟,你们也得笑着送别哦。

对个体而言生命是有限的,但对整个宇宙洪荒而言,生命却从未间断,不知其何来亦如不知其往去,老与幼对人而言是的,但于自然又是相对的,无论是否,生命终有终时,上古大椿至今尚不知其残叶落地,何况彭祖形骸,更不论众生相。死是肯定的,疑惑的是我们如何延续生命,在于我们如何迎接死亡。若生是苦,那死便是解脱,遇神杀神,遇祖杀祖,佛魔两入,就像生死两置。

人生一辈子就只是个中间态,是一个永恒到另一个永恒的过渡,便是永恒的一日。大喜大悲,对应了大起大落,岂不是悲哀。你在这个世间所得到的东西,都只是暂时的,你所起伏的情感也是暂时的,何不平和的去度过这一过渡,不以生而喜,不以死而悲。斩断一切该斩断的因缘,作为旁观者面对生死,平静自然。

谁不曾有爱,谁不曾被爱,可只有当你斩断了一些无谓才能迎接新的爱与被爱,至于那斩断后留下的伤痕就让它们作为悼念与怀往的存在吧。即使不能唱这歌去割舍也让我们心怀平静,毕竟万物静默如迷。生为常态,死亦为常态,就让常态的我们去迎接人生的种种常态。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

上一篇:青涩朝年

下一篇:我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