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亲请牵起我的手第98章不靠谱的夏特

发布时间:2020-01-23 06:21:08 编辑:笔名

亲,请牵起我的手 第98章 不靠谱的夏特

男人一听,乐了,果然是关心则乱:“原来你叫尤利啊,好名字,尤利,你好,我是夏特,很高兴认识你。”男人走到尤利面前对尤利伸出了手。

尤利礼貌的回应了一声:“你好。”看着夏特伸出的手,迟迟没有要与他握手的意思。尽管她戴着手套,或许隔着手套也不会有她担忧的事情发生。话虽如此,她还是不想冒险,也不敢去冒这个险,毕竟这十八年来,目前为止,也就只有几个月前的那个男人握着她的手什么也没发生。她猜测过,或许是自己的手已经好了,几个月来,她也一直想再找其它人试试,看看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想的那样,可是她没有勇气去试,她特别害怕,她怕一旦找其它人试了,而试出的结果恰恰不是她所希望的,那她好不容易安安稳稳的近十年,从此又要开始噩梦一般的生活了。她不想要过那样的生活,她宁愿没朋友,孤单一辈子,也不要再过那地狱一般的生活。

尤利在内心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把手从身前放到后背,别开视线,明显的拒绝之意。

尤利的举动,夏特有些傻眼,他堂堂夏公子,家里多金不说,就凭他俊逸的外表,走到哪都会轻而易举有女人为之疯狂,哪需要他多说一个字,去刻意讨好。他刚才都主动伸手搭讪了,岂料,这个女人那么不识抬举,不握手言欢倒好,连看都不愿看他。该说她太不懂礼貌呢,还是说她太有个性了?无论哪种,他夏公子此刻都有点被人打脸的意味,心情很不爽。

袁浩才从夏特的话中悟过来,原来夏特并不是想睡,只是想借机和尤利套近乎。本来还想私下里好心提醒下,尤利不是一般的女人,不要随便装自来熟,免得到时候碰一鼻子灰的,让自己难堪。谁知道这货,心急成那样,提前摆了他一道,活该你被尤利打脸。好歹自己和尤利认识的时间比夏特早,又有姗姗的这一层关系,他刚才只是出于关心,无意拉了她的手一下,她的反应都那么强烈,显然她不喜欢被人碰触,哪怕是无意间的碰触。而夏特和她才初次见面,就想要和她握手搭讪,这不是自找没趣是什么。

袁浩在心里迅速数落了一遍夏特,看着夏特伸出的手定在半空,而尤利的不安更浓郁了,两人傻傻的站着,连周围的空气都尴尬的冰冻了起来。袁浩清清喉咙,走上前握了夏特的手,开始打圆场:“站着干嘛,你想在我家当门神不是,要当门神也是在门外啊。”袁浩把夏特拉到沙发的另一边,按着他坐在沙发上。

继续说:“你不是困吗?赶紧喝杯咖啡,喝完我和你说正事。”然后又对站着的尤利说:“尤利,你也坐啊,我和你介绍一下,夏特,外科主治医生,你别看他年纪轻轻,他可是正教授级别,在我们N市出了名的外科医生,很多大学都邀请过他去做演讲。对了,我听姗姗说,你也是学医的对吗?其它的我不敢说,但在医学方面,夏特可是个不错的良师益友。”

袁浩把夏特在医术方面的造诣狠狠的夸赞了一番,夏特很受用,一会儿他脸上的阴郁就烟消云散了。夏特在医学方面的天赋,也不是袁浩在替他吹嘘,袁浩说的那些也确确属实。别看夏特一副浪荡不羁、不靠谱那样,可是他对医学的热忱,尤其是外科上,简直了。他不仅想法大胆,大胆创新,他也敢想敢做,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手术室里做手术。而且他只做复杂的手术,别人不敢做、推脱的手术,他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然后几天几夜好好研究,制定出一系列的方案,随时应对病人手术中的突发状况,做到万无一失,兢兢业业。一件手术的圆满成功,夏特都会把它当成是自己的艺术品来欣赏,他喜欢看到病人和家属在他面前欢喜雀跃的场景,因为那一刻,是他给他们带来的,他很自豪,很开心。

尤利知道是袁浩在替自己打圆场,缓解气氛,给自己台阶下,她已经给袁浩添了很多麻烦,不想再给他造成困扰了,而且这夏特是袁浩他请来为自己检查脸伤的,再不乐意也得忍下来,别人说她倒无所谓,而要是因为自己让别人为难,是她最不能忍受的:“夏医生,你好,我叫尤利,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不过,我可没看出你有多高兴认识我。”夏特除了工作之外,还非常毒舌加小气,谁让他夏公子不悦,他也毫不客气反击,但对他的病患除外。

尤利当然听得出夏特的不高兴,他是因为自己没和她握手,所以故意这样说的,她也没太在意,只是一贯如常,一副事不关己的清心寡欲状,让人看不出她所想。

袁浩听了夏特的话就没那么淡定了,若不是尤利在,他直接就一拳过去了。夏特的毒舌他当然知道,其它人夏特怎么说他都不管,可是尤利不同,尤利给他的感觉是,她很敏感,有一颗脆弱的心,常常有心事堆积着,这样的她让他看着很不舒服,他很想要去保护她,不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她有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笑起来一定很美,很好看,可是她却很少笑,常常都是耷拉着眼皮,把那对美丽的双眸埋在眼皮下,不轻易与人对视。好像人对她来说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存在。在路上时,他透过车窗看到她看雪时温柔的双目,全然没有看他和夏特时的紧张和不安。

夏特的话会不会因此又伤到她弱小的心灵了呢?袁浩跟着不安起来。

“少说两句,我可不是请你来聊天的,快帮尤利检查检查她的脸,有没伤到骨头之类的,她都被人打成那样,还高兴得起来吗?”袁浩一边说了夏特两句,一边为尤利替夏特解释着。

“哦?你脸上的伤是被人打的?我还想说谁那么不怕丑顶着个猪头脸就出门了呢。”夏特毫不避讳的把最初见到尤利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转身对着尤利想要看清尤利脸上的伤势。

尤利刚才在喝水,一听夏特说自己是猪头,一口还没来得及吞下的水,直接被呛喷了,刚巧喷在了夏特的脸上。尤利张了张嘴,傻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放下水杯,连连点头道歉:“对不起,夏医生,对不起,夏医生……”

袁浩本想说:夏特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没想到话还没说出口,被尤利喷了一脸的水,袁浩一时没忍住,笑了起来:“你活该,谁让你口无遮拦的。是不是被人打的,你应该一眼就看得出啊,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忘带脑子出门了,想都不想,就乱开口说话。你……”这是自作自受,袁浩话还没说完。

“袁浩……”夏特闭着眼睛大叫一声,摸着茶几上的纸巾,擦干了脸上的水渍,接着说:“袁浩,我严重怀疑你和她是串通好的,故意的,对不对?”

“不是的,夏医生,我不是有意的,我是听到你说猪头脸,一时没忍住就……就这样了,我也袁先生也没串通好,刚才纯属意外。”尤利解释着。

夏特听到尤利称呼袁浩为‘袁先生’,那么生疏的称呼,看来两人还不是很熟,故意学着尤利叫了袁浩一声:“是吗?袁先生?”

袁浩听出夏特的阴阳怪气,知道夏特他不是真的生气:“尤利,你不用理他,他啊常常是不带脑子出门的,你无视他就好了。”

“是吗?袁先生?你确定要无视我,你可别忘了,你是请我来干什么的?”夏特有点要挟袁浩的意味。

尤利不知道袁浩和夏特两人平时的相处模式,因为很少和人打交道的缘故,也不知道两人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她以为夏两人互掐起来。在袁浩和夏之间,他当然选择站在袁浩这边:“袁先生,我没事的,我脸上的伤回家用毛巾热敷一下就可以了。”

一句看似简单的话,却被夏特曲解了。他完全听不出尤利是护袁浩的意思,他理解为:尤利不相信他的医术,宁愿回家热敷。这可比打他脸还要让他难受。

夏特一下火冒三丈,在心里怒吼着:这女人怎么回事,拒绝他的搭讪也就算了,无视他,他看在袁浩的面上也就忍了,这下又怀疑起他的医术,她的脸被人打成这样,脑子是不是也被人打傻了?

“你最好去拍个CT。”夏特猛得从嘴里迸出那么一句话。

三人中独醒的袁浩,心里暗喜着,抱着看戏的态度。接了夏特的话:“尤利不去医院,她不相信医院的设备和技术,所以我才找你的。还是说,夏医生,你对你的医术不自信,连尤利脸上的这点伤也搞不定?也对,人家尤利的伤明明是外力所致,那么深的五指印在那,你都看不到,也难怪要去医院。”袁浩知道只有这样,夏特这脑抽的才会静下心来给尤利检查,不然以他那孩子气的小心眼,闹到晚上都未必肯和尤利检查。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在线预约
苏州圣爱医院主治医生
山东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乌鲁木齐著名男科医院
沈阳妇科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