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穿越之契灵大陆第五十二章方印天的变化

发布时间:2020-01-22 23:17:24 编辑:笔名

穿越之契灵大陆 第五十二章 方印天的变化?

幸亏她还有多余的灵力覆盖全身,可以做成“防御外套”。

“呼!”又果喘着气,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可是刚一使劲,就有一股钻心的痛袭来。

又果蹙了下眉头,便暂时放弃了站起来。虚弱地往谢宾的尸体看了一眼后,又开始苦恼起来。

这要怎么毁尸灭迹?而现在这时间段,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突然就出现了。

然而就在又果苦恼的时候,谢宾的尸体竟开始自燃起来。蓝色的火焰在谢宾的身体上跳动,顷刻间尸体就化为了一股蓝烟。蓝烟缓缓朝着天空升起,渐渐地消散在了此地。

怎么会自己就燃烧起来了?

又果怔楞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被一道反射的光刺了眼,才回过神。

“咦,那是什么?”又果用手挡了挡光后,便瞧见原本是谢宾尸体的地方,被一颗蓝色的珠子代替了。

好奇的心思,让又果觉得此刻肩膀的疼痛都减弱了几分。咬了咬牙,她撑着不适站了起来,走向了蓝珠处。

蓝珠晶莹剔透,没有丝毫的杂色,一眼望去就像是看见了汪洋的大海,被锁在了这蓝珠里一样。

又果将蓝珠把在手里观察了一会,发现除了好看并没有其他的作用后,便想也没想的就丢入到了空间戒指里。

“还以为是什么宝物呢。”又果嘀咕了一声,便看了一眼天色。

大约地计算了一下,便猜测此刻在学院的师生们,想必都在午休中。她如果注意下的话,应该不会被人发现这狼狈受伤的样子。

思及此,又果便动身,朝着贝姆学院的方向走了去。

又果离开了小道后,一道黑影出现了在她开始停留的地方。黑影凝眸望向又果消失的背影,呢喃道:“真不想到,居然战胜了跨了一个境界的灵师!”

回到洛神楼宿舍后,又果忍着痛沐浴、清理了一下伤口后,便虚脱地躺在了床上运转起了九彩吞天决。

脑海里回忆着与谢宾的战斗,竟在事后让她有些心惊肉颤。若不是她异于常人,估计今日她就将小命给交代在那了。

果真还是太过鲁莽了,若在最后一刻用的是绞杀而不是蟒神舞的近战招式,或许自己不会受伤吧?

只是为什么她对谢宾的死没有一丝感觉?难道她已经习惯了这大陆的生存之道?

还有为什么她的第一场战斗,没有丝毫的惧意,相反被浓浓的战意给包裹着?

太多太多的疑问占据着又果的心,她缓缓地闭上了眼,任思绪飞转。片刻后,竟因太累了,而沉沉地睡了过去。

紫烟泉地,经过了紫云烟一天的灌入,大多数人都还没有任何突破的动静。众人咬牙着,忍受着灵脉膨胀的痛苦。

除去又果和方印天的实力不可测以外,整个班级就要数王强和思羽的境界实力最高了。

这两人虽然不在同一个木屋,但是所遭受的待遇其实是一样的,紫云烟带给他们的难受比其他人都要强上几分。

但已经通过了魔障了的思羽,却又要比吴强显得轻松得多。虽然思羽经历的魔障相对于大陆上其他强者的魔障要轻微许多,但这也是魔障的一种。

一旦通过魔障的契灵师,会提升精神和身体上的抗痛性。

因疼痛和炙热,汗水早已侵蚀了思羽的全身,她能感受到灵脉在不断地扩大,不断地变结实。

所以她痛并快乐着,其实这感觉众人都和思羽一样,为了变强,什么痛不能忍?

方印天面无表情地看着周遭同学的遭遇,自从昨晚苏醒过来后,便再没有任何的动静。

脑海里一直在播放着一些片段,他不知这到底是属于他的记忆还是被什么灵器给植入的画面。

画面的战斗惊心动魄,技能五彩缤纷,渲染了整个大陆。然缤纷过后,生灵涂炭,四处哀鸣。

直到所有的片段都闪过后,方印天才眨了眨眼睛,意识从脑海深处的画面里回过了神。

耳边却一直回荡着:“这是你一生的命运,也是你一生的。”

什么命运?什么?方印天紧紧地皱着双眉,眸光闪着困惑不解。他只是对画面里的战斗有着敬畏,却没有丝毫的熟悉。

疑惑太多,让方印天的情绪也极度的不耐烦,抓了抓小短发,竟有些想砸了这木屋。

而原本“顽皮”、“暴虐”的紫云烟,似乎感受到了方印天的情绪,竟神奇般地变得温柔、乖顺。

这让第一间木屋里的所有人都受惠了,此刻他们突然感受到身体和精神上的痛感消失了大半,但灵脉扩宽的速度竟比之前还要快上几分。

顿时众人喜上眉梢,纷纷加速运转着功诀,吸收空气中的紫云烟。

方印天感受着紫云烟的异常,冷笑一声:“哼,你们果然还是这样的欺软怕硬。”说完,方印天他自己首先一惊。

难道他之前又和这类灵物有过接触?只是为什么没有任何的印象?

越是回忆,头部越是疼痛,像是有什么画面要钻出来,却总是被卡住了一样。

方印天捧着头部,闷哼一声,所有线索中断了。

“呼。呼。”

方印天喘着粗气,眸底闪过一道锋利的光芒,释放着寒气,暗道:总有一天,要把你给抓出来。

周围的同学,似是感应到了温度的变得有些凉了,不自由主地浑身抖了抖,却依然没有睁眼。

因为他们都处于关键的时刻,稍有分神,可能就错过了这次好时机。

紫云烟慢慢地开始朝着方印天聚集,似想要讨好他一般,一会在他脸上蹭蹭,一会搂住他的脖子,像极了孩子在撒娇的模样。

方印天暴躁的情绪渐渐地被紫云烟撒娇的模样给抚平,伸手拍了拍紫云烟后,它们便散了开来。

而先前温顺的紫云烟在顷刻间竟又开始狂暴起来,肆虐着众人的灵脉、精神。众人皱了皱眉头,开始减缓吸收的速度,可却依然抵挡不住突然狂暴的紫云烟。

方印天笑了笑,伸出右手食指轻轻左右摇摆了两下,紫云烟又开始老实起来了。

众人一头雾水的感受着紫云烟的变化,却再没有人敢加快紫云烟的吸收。

北京北城医院怎么走
长春牛皮癣最新的治疗方法吗
长沙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江门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鄂州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