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邪凰落羽第30章启程

发布时间:2020-01-29 07:28:28 编辑:笔名

邪凰落羽 第30章:启程

两天后,燕府正门!

“燕族长,诸位,多谢这两天的款待了,我等行程着紧,就不多打搅了,暂且告辞!”金曦羽轻摇着折扇,笑嘻嘻的对燕离道着别。

燕离的眼光有些无神的看着站在金曦羽身后的燕欺霜,自家女儿的心思他了解的差不多,此时此刻,他也已经无能为力。

金乌过境,对他燕离来说,或许是莫大的耻辱。但是,看如今燕欺霜的做派,家族众人或许都会交口称赞一声“拿得起,放得下”吧……

“女儿,一路小心在意,勿要拖累三位贵人……去吧……”燕离有些哽咽的嘱咐道,旁的人听了,也不免心里发酸。

“落羽……”燕离突然转向沈落羽,有些殷切的看着对方:“我知道我燕家对不起你,但是,此行前途未卜,一路上,关于欺霜,还望你多加照拂……你们毕竟从小一起长大……拜托了!”燕离对沈落羽鞠了一躬。

落羽慌忙上前将燕离扶起,却也并未多说什么,微微躬身,旋即便退了回去。

燕离或许是有些谦谦君子风,如今女儿即将远行,他担忧也属正常,不过他刚才的拜托却让这个本就内部不稳的小团体更加尴尬,尤其是落羽身后的燕欺霜已经变了脸色!

燕欺霜是鹰破未过门的侍妾,却被鹰月强硬的要休掉,如今又和金曦羽不清不楚。金曦羽身为金乌太子,平时和鹰家兄弟说话没大没小,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在这队伍中绝对不是核心,三人组中,鹰破对鹰月言听计从,或许,这位一向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但实际上慧眼如炬的鹰族青年第一高手,才是整个使臣团队中,唯一的话事人!

而落羽和瑾儿的加入,让整个队伍的关系更加纷乱。鹰月明显是有些欣赏沈落羽的,这一点,心思玲珑的落羽有所察觉。鹰破显然对自己和瑾儿都没什么兴趣,这家伙就是个自傲的狂人,整天一副天老大他哥老二他老三的样子……

至于这金曦羽,看似对自己平易近人,笑脸相迎,实际上,更多的时候他的目光还是聚焦在瑾儿身上!这也是此行落羽最为担心的问题……之一!

金曦羽这人对谁都嬉皮笑脸,他即便真对瑾儿有什么非分之想,也不至于像之前被落羽杀掉的郑乾那样没有水准,当街强抢。

不过这死皮赖脸的纠缠也是够烦的……

还有……孙管家!

落羽心里一直就有所怀疑,孙管家下这么大力气探听金乌过境的消息,甚至在燕离不同意这门亲事的前提下还要鼓动燕欺霜和一众家族长老,到底为了什么?

他对于过境的金乌或者鹰族肯定是有所图,但是图的是什么呢……落羽不清楚……

此刻他们就快要上生途道了,孙管家如果真有什么后手,也该使出来了吧!

寂静森林,生途道。

鹰月三人在生途道前突然停了下来!

“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吧……”金曦羽突然开口问道。

“已经没有监视力量了……出了镇子口还跟踪了咱们一段,不过后来退走了,倒真是恪尽职守。”鹰月的双眼闪着精光,不咸不淡的回答了一句。

“何处?”金曦羽笑着问道。

“西方!”

“走!”

三人商定好之后,突然从寂静森林边上取道向西,竟不准备过生途道!

“金……鹰破公子……咱们这是要去哪里?”燕欺霜下意识的就想询问金曦羽,但是猛然想起,自己此刻还是个“未婚侍妾”的身份,这晴天白日之下不好和金曦羽过从甚密,连忙改口向自己名义上的“丈夫”鹰破问道。

哪只对方根本不理他,只是木讷的跟着鹰月向前走着,完全没有想要回头解释的意思!

鹰月如果不开口首肯,这天下间,估计也没人能让鹰破主动回答什么问题吧……

“好了,欺霜姑娘,你不用问他们,这两兄弟,一个面瘫,一个就是块木头,哼!”金曦羽轻轻的啐了一口,接着说道,“咱们要去西边的山里,找些宝贝!”

沈落羽心中一动,宝贝?

“哦,你们不是说时间紧迫吗?宝贝,什么宝贝?我燕家在这经营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燕欺霜继续问道。

“这个啊……我就卖个官司不说,欺霜姑娘你不妨猜猜,猜对了有奖励哦~”金曦羽嬉皮笑脸的调戏道。

“金乌太子你讨厌了~到底是什么,告诉我嘛!”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肯定是有好东西就是了!”金曦羽一脸“莫测高深”!

“沈落羽!你不妨猜猜,我们要找的,是什么东西,又是哪家的宝贝?”队首的鹰月突然头也不回的开口问道,若非叫了名字,落羽真的不知道他在和自己说话。

“我……委实不知……”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团队中,沈落羽想方设法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还来不及,根本不想回答鹰月的问题。

更何况,对方的态度着实让他有些不快。

“怎么?别扭了?”金曦羽凑上来,用手肘轻轻撞了下落羽的腰际,嬉笑着问道。

这家伙是个自来熟,不过沈落羽明显是不习惯他这种交际方式,微微错了下身子,拉开了一点距离。

金曦羽也不在意,一边笑着,一边小声和落羽解释道:“你也别怄气,鹰月不是有意折辱你,他只是有心想试试你的能力……更何况,鹰月也是在看着你,只不过你看不见他在看你罢了……”

金曦羽的一番话让落羽听了之后大感迷糊,什么叫我看不见他在看我……有点乱。

“金曦羽!我需要你在这里解释吗?他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继续装他的闷葫芦,谁又真的想逼他了?”哪知道鹰月就好像对他的小动作洞若观火一般,一样不回头的呛了金曦羽一句。

“你看你看,他这人在外面和谁说话都是这样……不过,落羽弟弟,我和你说,鹰月这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这么和你说话,你用平常心听着就好,千万别做什么小动作或者其他的表情什么的,这家伙都能看见呢!”被鹰月这么一呛,金曦羽反而大声起来。

“嗯?”落羽眉头一挑,真有这么神?

还有……我和你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金曦羽……你废话太多了……”鹰月的声音已经充满了不耐。

“哎呀哎呀,鹰月你烦不烦!人家落羽弟弟刚刚出家门心情不好,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上来就问这问那的,再说了,你这问的有头没尾的,还不让我给点提示了?”金曦羽对着前面的鹰月叫嚷道。

“提示已经很明显了,他回答不出,也只不过是让我知道了他的上限罢了……再说,我又不是他什么人,为什么要好好说话?”鹰月冷冷的说道。

“你……”金曦羽生气的用手里的折扇指向鹰月。

“把你手里那恶心东西放下,我说过的吧,在我面前不要用那把扇子!更不要用它指着我!”

“嘁!”金曦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行了!少做出那种表情,这一路已经够容忍你了,金曦羽,你能不能不总这么胡闹?”

一旁的落羽大奇,鹰月从说话起就真的从来没有回过头,但是金曦羽的表情动作他竟然能够搭腔的恰到好处,难道他真的能够看见身后的东西?

“不只是身后……”金曦羽突然对落羽说道,仿佛已经看穿了落羽的惊讶,“鹰月的双眼,能够俯瞰周遭的整个空间,这是将血脉祖魂觉醒到了极高程度,即将返祖的表现!整个鹰族当中,除了他,没有一人能够做到此种地步!他的眼睛,是一双能够俯瞰大地的,最纯正的鹰目!”

不知为何,这话听在沈落羽耳朵中,让他没来由的觉得,金曦羽的话中透露着一丝……自豪?

“所以……现在知道了他并非无心针对你,反而是有心提点你,你是不是能够猜一猜,我们此行到底要去哪里呢?落羽小弟弟~”金曦羽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本性,对落羽嬉笑道。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沈落羽也只好收拾心神,大脑疯狂的运转起来!

不过,他始终是没有头绪,燕家人,金曦羽三人,自己和瑾儿,孙管家种种涉事的人被他排查了一遍,就是想不通,到底什么宝贝能够存在于离天门镇这么近的地方,却又没有被燕家发现的。

“还是需要提点啊……落羽弟弟,你想想,人怎么能入宝山却空手而回呢……”金曦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带着笑意的眼睛期待的看着落羽。

似乎少年下一刻脱口而出的答案,一定会让他们满意一样!

一旁的燕欺霜显然也在沉思,不过,她此刻显然是更没有头绪!

“入宝山,空手……宝……”沈落羽喃喃念道,“宝,富贵!白手起家!我知道了,你们要找的,是郑家崛起的根源!”

“啪!”金曦羽折扇一抖,眉飞色舞的赞道:“聪明!”

“还算不笨……”前方的鹰月也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很难让人听出他是在赞许沈落羽。

“郑家?他们不是已经被灭了吗?你们去找这么个废柴家族的宝藏?”燕欺霜不敢相信的问道。

这群人一个个的修为精深不说,而且还都极有心计,燕欺霜无论如何想不到,她等来的竟然是这么个解释!

区区一个郑家,有什么好东西能入得了他们的眼?

金曦羽邪邪一笑没有说话,而一边的鹰破,干脆就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瞥了一眼燕欺霜。

沈落羽心中暗忖,寻宝怕只是个当面的说辞,这鹰月做事谋定而后动,这回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否则,区区一个郑家的所谓宝藏,怎能入得了他这鹰族天骄的眼!

冷水江市人民医院
深圳博爱医院专家
常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辽宁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南充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