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刘叔取儿媳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28:49 编辑:笔名

刘叔喜欢小孩,远近闻名。刘叔的生育被计划了,只生勇子一个。很快勇子就被“玩”大,于是但凡往刘叔身边靠过的小孩,都被他接家里好吃好喝供过一段时间。    勇子高中毕业,想外出打工,刘叔像打足了气的皮球,一蹦老高:这怎么可以?我像你这么大年龄都当爹了!出去再混几年成了“老大难”,我岂不是没有孙子玩?!    勇子扔下一句:放心,我去的地方是女儿国―――广州,世间的精华都集聚在那里,我就是为了给咱刘家改良一下品种,才不辞辛劳赶了去。任重而道远啊,老爹,为了你,我豁出去了!    南天门上搭戏台―――给我唱高调吧你!刘叔嘴上虽然这么说,却是叫花子拾元宝―――心里乐滋滋儿的。    勇子一去就两年,老两口在家日盼夜盼,修了楼房修院墙,连猪圈都翻修了,养了一大群鸡、鸭、兔,只等勇子一声令下,磨刀豁豁向猪羊。    冬天到来的时候,勇子终于告知二老:首战告捷!    急急忙忙换了家具换被褥,洗了地板,搞香熏。刘叔很得意:哼,啥叫时尚?啥叫时髦儿?俺也懂!完毕,老两口四手相执,泪眼相望。刘妈说:进了套的黄鼠狼―――跑不了?刘叔说:进了港湾的船―――遇不上风浪了!    春节的前二天,勇子在刘叔刘妈久等不得的战后麻痹状态下,领着他的新媳妇直接杀回老家。    大年三十,农人储备了一年的热情在这一天尽情释放,再穷再扣门儿的人家,也是歌舞升平,炮仗腾空。    而刘家,静,出奇的静!可怕的静!    怎么回事,我去看看?母亲说:不同寻常,不同寻常,等一等,等一等。要知道你刘叔虽说是个出名的热心肠,却也是个死要面子的主儿,不要好心帮了倒忙。    初一,照农村的老规矩,是给祖上上坟的日子。各家各户备了火炮,香烛,纸钱,带着后代子孙欢天喜地给先人们拜年去。刘叔冷不丁从我爷爷的坟边冒出来,瑟瑟着抱膝蹲在爷爷的坟梁上,怔怔出神。母亲问怎么了啦?刘叔长长叹口气:蜡台上无油―――空费芯啊!林老师,我是苦瓜泡进黄连汤―――苦得说不成!勇子他是吃了称砣铁了心!我是吃了二十五只老鼠百爪抓心!我如果不是船头上跑马走投无路,我也不会老大新年的跑你面前哭丧!唉!    原来勇子带回来的媳妇,“瘦壳壳的,脸长如猴”,湖南人,说起话来“土里巴肌”,硬是把咱两个地地道道龙的传人,变成了“老外”!你说刘叔能不急吗?可你猜人家勇子怎么说?勇子说:你不同意也得同意,我明白告诉你,阿玉我要定了,而且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跟阿玉一样的丑八怪!你如果非干涉我的婚姻自由,我连丑八怪都不生给你玩!    跟刘叔处久了,老妈很是懂得些战略战术的。她并不直接劝刘叔,而是顺着刘叔的话感叹儿大不由娘。得到了理解与抚慰的刘叔脸色缓和了许多。母亲顺水说让勇子带着他媳妇上来吃个便饭,我帮你参谋参谋,如果真不行,我帮你把事情摆平。刘叔满意地走了。    我说母亲是张飞掌鹅毛扇充孔明。父亲说母亲终落得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母亲自信满满地说: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当刘叔率领着他的全体将士来到我家大门时,我们全家都按照礼节全体摆队相迎,老妈用普通话对新娘子嘘寒问暖。新娘子话很少,但也很随和,有问必答。勇子像个斗士一般不时跳出来打几个掩护战。初步审核之后,母亲笑咪咪地请妹妹带新娘子上楼看电视,留下刘叔和勇子帮厨。老妈说真有你的啊勇子,不吭声不出气儿给你爸带回两人,省了你爸妈好多彩礼钱哩!勇子说那是那是。你不要看阿玉丑点,心好啊!本份,搁家里放心!厂子里漂亮姑娘多了去,就凭我那三寸不烂之舌,围在我身边的女子就跟那苍蝇似的。也不是我特别有能耐,只因那地方阴阳失调。你想想在那种地方的爱情能信么?那样随便的姑娘我能要么?人家阿玉可不一样,我是费尽心思才追到手的。可是阿玉老家穷,她妈已经把她许了人家收了好多彩礼。她妈见我穷小子一个死活不同意,阿玉硬是想方设法从她妈那儿骗回彩礼跟我私奔回广州。因为我脾气不好,经常受不了老板的气跳槽,没剩下一分钱,人家阿玉一句怨言也没有。我怕只怕咱地方交通不便,阿玉看不上,就起了坏心让生米做成了熟饭,可人家阿玉呢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连问都没问就跟我来了。这种媳妇你让我再让哪儿找去?!再说阿玉哪点丑了?当真以为还是“高高大大白白胖胖”为美的时代,告诉你现在时兴“瘦骨美人”,那些有钱人大把大把花钱还达不到我们阿玉的这点效果哩!我晓得,我爸是担心阿玉身体差干不了农活,也不想想现在都机械化了,那点地算个啥?我都快当爹的人了,多二年,在阿玉的监督下我就会成长为我村个买回收割机的人。到时还怕你耍不惯罗!    刘叔详骂:就你小子能!我看你是野猪拱红薯―――全靠一张嘴!勇子向他老爹伸出大拇指:还是您老辣,一针见血!既然知子莫若父,你还会认为阿玉配不上我么?日子久了您二老才会知道,阿玉她就是一块臭豆腐―――闻着臭,吃起来香!    母亲也悄悄对刘叔说:哪点丑?不像你说的那个丑嘛。况且人家怀着娃哩,怀着娃的人就是个仙女也美不起来。    刘叔一家欢天喜地回去了。    老妈神秘兮兮地说:我早就看了出来,你刘叔的气早就消了,只不过想找个台阶下而已。怪只怪他当初架势拿得太高,如今不找个人认同,老脸觉得没光彩。    刘叔的气儿一消,就该想着方儿讨好儿媳了。不爱上街的刘叔,没有冰箱,就走马灯似的奔波在城乡之间,肉类,果蔬,一天一个样,就怕阿玉胃口不开。见着儿童服装就挪不开步,买回来的衣服恐怕二三岁都穿不完。听说月子里热不得,在阿玉生产的当天晚上,刘叔就从镇里买回空调,花高价在当天安装妥当,成为我们镇农村家空调用户。刘妈因为妇科病严重,加之腰锥间盘突出,痛得直不起腰来,除了帮刘叔在外种庄稼,回到家里还有大盆小盆的衣服,大猪小猪十几头等着喂食。阿玉看不过要帮忙,老俩口死活不让。    阿玉的母亲时常打电话来,阿玉先不肯接,刘叔刘妈就好言相劝。阿玉接了,只是听着一句话也不说。没人的时候暗自掉泪。唉,这是什么样的母子情呢?阿玉刚出月子,刘叔却把勇子追出去打工。刘叔说:你都是当爹的人了,婆娘老小难不成要我帮你养?打工前绕道去看看你老丈母,省得她以为把女儿嫁我老刘家吃了亏,她上次卖女儿多少钱?咱给她三倍!  勇子出去半年,想女儿想老婆得厉害,就叫阿玉把女儿带到广州。    刘叔老泪纵横,觉得自己是海底捞月白忙一场。竟一病不起。这可苦坏了刘妈。    勇子说一人的工资养自己还可以,养一家子就很吃紧。刘叔说我管你!难不成我养你有罪,还要帮你养女儿渎罪?勇子无奈,只好把孩子送回湖南丈母家。大病初起的刘叔,心里空落落的,没事就找刘勇闹,月月叫刘勇寄钱还抚养费,否则断绝父子关系。    阿玉打电话来说她很想公分婆婆,公公婆婆待她比亲妈还要好。说孩子给外婆带反而不放心,想把女儿送回二老身边。接完电话,刘叔的“病”奇迹般的好了。    亲家母的到来,又让刘叔刘妈忙乱了好一阵,天天大宴国宾一般的招待着。可是亲家母不吃这一套,这儿看看那儿瞧瞧,好几次当着刘叔刘妈的面就掩面而泣。无论如何,闺女嫁这么远,交通也不便,不知一生能得几回见,心里就是委屈得慌。    刘叔刘妈心里滴咕:我的儿子为了你的女儿你的外孙过上好日子,还离我远远的哩。我这儿交通不便你那儿也不怎么样嘛!心里不服,可不敢说出来。嘴里仍是好言相求着,肚里却是酒里掺醋辨不出个味来。    刘叔给刘妈下达了命令,孙女要随时随地保持光鲜干净,香水洒得多多地,非要叫孙子人见人爱,让人没去抱抱就不舒服!    刘叔向亲家母保证,一定联合几家邻居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自发修一条公路接到正公路上去,事实证明这个愿望不难实现,因为国家正在搞村村通工程,专门整修路面。    亲家母终于不再说什么,可在送行宴上,她还是流了泪,这让刘叔非常恼火。    母亲问刘叔给亲家母包了些什么好的?刘叔说:就准备了点车上吃的,打发了三千块钱,本来是准备六千的,谁叫她临走还哭呢!那神情就象坏小子成功地玩了赖一般开心。 共 33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三种主要的手术治疗不孕不育的方式
黑龙江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上一篇:望月中秋节

下一篇:不惑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