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神目风 第三三三章 血剑宗的阴谋!

发布时间:2020-01-16 15:06:59 编辑:笔名

神目风 第三三三章 血剑宗的阴谋!

“这古堡的防守在表面上那么森严.足有三支血魔卫队驻守.但却唯独在地下开了方便之门…这实在是很诡异…”

沐风越是前行.心中越是觉得不安.

“喝!”沐风从地下躲过地面的重重守卫.潜入古堡之后.猛地窜上地面.一记掌刀狠狠劈在一位庞家守卫的脖颈之处.

土元涌出.沐风将昏迷的庞家守卫拉入了地底.把他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换在自己身上.

【庞家!】沐风在这名昏迷的守卫身上竟然发现了刻着“庞”字的身份令牌!

沐风还记得当初杜昂说过.助琳琅国夺下出云国都城的.正是一个庞姓氏族!

【难道就是那个庞家.混乱之地的一个神秘家族.怎么会跟血剑宗有了往來.】沐风眉头紧锁.只觉得这一切好似是一个庞大的阴谋.决定要查清此事!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杨铸找到!

暗的古堡之内满是黑褐色的墙壁.房间也很多.

“古堡地面之上有两层.地下也有两层…我现在应该在最底下的一层…”

【神术?易目!】沐风在潜入的时候.也将带來的一些小型蛇虫.丢在古堡之内.方便充当他的眼线.

沐风三人靠近古堡之后.沐风发现自己无法精确感知杨铸的所在.所以要用这样的方法來确定杨铸的位置.

一番探查下來.沐风发现古堡内部的守卫十分稀松.似乎完全不担心会有人潜入古堡之内.

沐风穿着庞家护卫的衣服.面戴一个并不起眼的面具.在古堡最底下一层阴暗的走廊内四处穿行.

偶尔见到无人的房间.沐风便会潜入查探一下.这些房间似乎都有人居住.只是都外出了.

“这么多外伤药…”

查探了十几间房间.都是简简单单的一些衣服.直到沐风进了古堡角落处的一间明显地位高一些的房间.

“还有那么多带血的纱布…这人必然受了很重的创伤…”沐风皱眉分析着.

很多创伤并不能靠医疗术士直接帮忙愈合伤口.如果伤口太大太深.强行愈合伤口很容易会淤塞经脉或者血管.所以需要一边治疗一边静养.

沐风翻找着房间衣柜内的行李.终于找到了沐风感兴趣的东西!

“慕容笛!”沐风找到了一件带血的袍服.正是沐风当日从他手上逃脱时.慕容笛穿的那一件!而且这衣服的左袖确实断裂了.整件衣服也有些破破烂烂的感觉.

慕容笛所穿的这件衣服并不是普通的绸服或布衣.其中用了特殊的材料.使这件衣服的防御力能与术王的术元纱衣相媲美.却又不消耗术元.

【哼!叫你抓我.我让你连内裤都沒得穿!】沒时间再翻找.沐风一股脑把慕容笛全部行李都丢进了阵法空间之内.便又潜出了房间外.

房间里还有无有价值的东西.沐风神目一扫便知.所以无谓再继续留在慕容笛的房内.

“实在是太奇怪了…看來要抓个人來审问一下…”沐风四处张望着.发现自己在古堡内走了这么久.竟然沒有一个人前來过问!

但古堡外的守卫确确实实十分森严.感觉不止是为了看押杨铸.而是守护着这座古堡内某样重要的东西.

整个古堡给沐风的感觉.好像就是一个很大的圈套.在等沐风自己钻进來一样.

也难怪沐风会这样觉得.地底下.古堡地下两层一些关键位置的守卫都被黄魅无声无息地解决了.而且尸骨不存.几乎帮沐风扫清了全部的障碍!

沐风只能走向一间茶水间.将黄灵给他的毒花粉倒进了茶水之中.而后便遁入地下等待.

不久.便有一名术校后期修为的血魔卫走进來.完全沒有察觉正潜伏在他脚下的沐风.并且毫无防备地喝下了被沐风下了毒的茶水!

【太容易了…一切都太容易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沐风眉头紧皱.看着那位血魔卫喝下茶水之后摇摇晃晃地倒下.脸色沒有半点得意之色.

地面裂开一道口子.那名血魔卫一下子便掉进了地下.落在沐风身前.

黄灵给了沐风一共七种毒花花粉.每一种都有不同的功用.

像沐风现在使用的这一种.具有摄魂之效.是提取自一种评得上品阶的灵花.名为摄魂花.是幻术士最喜欢用的一种花种.衍月门之内.也并不是谁都能拿的到的.

“我是慕容笛…我是你的老大慕容笛!”沐风在血魔卫的天灵盖上猛地灌入一股术元.将其弄醒.

然后拿着慕容笛之前穿的衣服在那名血魔卫面前晃來晃去.不停地告诉中了摄魂花花毒的血魔卫.沐风就是他的上封.

这是黄灵告诉沐风的.目的是避免引起那名血魔卫潜意识的抵抗.能够更容易打探出情报.

“参见…慕容术王…”那名血魔卫被沐风粗鲁地弄醒之后便一直神情呆滞.在沐风言语和那件衣服的暗示下.果然把沐风当成了慕容笛.

那么接下來的事情.便好办多了.

“古堡地下为何不设守卫.”沐风既然已经被那名血魔卫当成了慕容笛.过问这些防卫之事.就不容易引起那名血魔卫潜意识的抵抗.

“嗯.地下设有十八处岗哨啊…”那名血魔卫听得沐风的话语.脸上顿显迷惑之色.

【怎么回事.那些守卫被谁撤走了.】沐风觉得那些守卫定然是被人叫走了.否则地底下不可能那么干净.

“古堡之内.除了你们血剑宗的人之外.还來了什么人.”沐风继续问道.

【怪不得两国交战.会优先击毙敌国有名的医疗术士和幻术士…】这种不用靠武力威胁就能让敌人说出情报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您不是在场吗.”

“额…我身受重伤.要吃很多药.所以这些日子记性不太好了…”沐风随意瞎编了一个理由.竟然轻易就蒙混过去了…

“庞家的人…一个神秘势力…宗主曾经下令.遇上庞家的人…一定要善待…这一次來的是庞家典当铺新任掌柜…”在摄魂花花毒的作用下.血魔卫完全是一幅知无不言的模样.

“典当铺.”沐风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來.沒有听说有哪个势力是靠典当铺发家的啊…

“您不是说…那是灵魂典当铺吗…”那名血魔卫的脸上出现了挣扎的神色.这说明他的潜意识似乎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灵魂典当铺.”沐风的音调一下子就变高了.那名血魔卫的反应沐风完全就沒有搭理.因为在那名血魔卫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沐风脑海之中猛地刺痛了起來.又有记忆碎片受到刺激涌现而出!

灵魂典当铺.隐世的神魂一族留在世间.用以收集术士灵魂的组织!

“啊…神之左目一族…还有左目.那我神目一族又是什么…”沐风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那股刺痛感让沐风很是癫狂.

记忆不断涌现.曾经满脸宠溺之色的父母.那笑容.那天伦之乐不断浮现在沐风的眼前…

但沐风知道.这些都已经不在了…甚至现在连回忆都沒有留给他…

“儿子…以后出去闯荡的时候.千万要小心神魂一族.他们数千年前曾经阴谋覆灭了神之左目一族.事情败露后.被吾等数百神族群起而攻之.

当时神魂一族受到重创.本來可以被完全灭绝.但神魂一族是镇守神魔牢狱封天大阵的一百零八族之一.最终我们放其一条生路.

不过神魂一族也因此被逼立下誓言.除非加固封天大阵需要.否则神魂一族永不再见天日!”

那伟岸的身影对着年幼的沐风谆谆教导.年幼的沐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背在身后的两只小手却温柔地握着一只受伤的小鸟.心中只想着赶快去给小鸟儿疗伤.

“灵魂典当铺!以灵魂为代价.典当铺可完成典当者的一个心愿.前提是作为典当品的灵魂.有足够的价值!

典当了灵魂的人.或被抽出灵魂.成为神魂一族的修炼资源.或是祭祀神像的祭品.抑或被订下灵魂契约.成为神魂一族的魂仆.一生成为傀儡!”

沐风剧烈地喘息着.以低不可闻的声音述说着记忆中涌现出來的信息.

“慕容术王……那吴铭进入魔龙窟很久了…是否该去看看…”那血魔卫脸上挣扎了一会儿之后便又陷入了呆滞.依然把沐风当成慕容笛.

黄灵既然敢把自己催生出來的摄魂花花粉交给沐风.自然是对这花粉十分有信心.否则若是害了沐风.她恐怕也沒脸活着了.

“吴铭.!”沐风又是一声压低了声音的惊呼.这个名字.怎么能让沐风不吃惊.这可是沐风有记忆以來.给了沐风最多耻辱的人!

【不…他已经废了…想來只是同名同姓吧…】

“魔龙窟在哪.”

吴铭这两字光是说出來.就能激起沐风的杀意.所以沐风还是想去看一看.

“在…正下方…”那血魔卫虽然有些奇怪为何“慕容术王”不知魔龙窟何在.但大人既然问了.他还是答了.

【正下方.有屏蔽感知的阵法.】神目并不是万能的.像衍月门外的护宗大阵.沐风便无法看透.

沐风已经差不多问完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正想一拳了结这名血魔卫的性命之时.却又突然想起了一些东西.

“你还记不记得…咱们來这里是要做什么.”沐风总觉得这些人带着杨铸來古堡.定然有别的目的.

“咱们…來此…等候命令…将一众皇级妖兽释放出來…”血魔卫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话.似乎将要恢复清醒了!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深圳曙光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北京不孕不育去那家医院较好
黑龙江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汕头哪个医院看妇科较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