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战气凌霄第1549章扮猪吃虎

发布时间:2020-01-29 11:48:07 编辑:笔名

战气凌霄 第1549章 扮猪吃虎

第1549章扮猪吃虎

“时机一到,自会动手!”唐易春猛地抬头看向远方,目中凶芒一闪。

除了唐易春这一伙人外,更有着不少散修强者,纷纷身子一晃,直奔城郊之外而去,这些人,皆是在交易大会上,亲眼目睹6天羽出手豪绰之人!

这一刻,整个通灵城,风云涌动,暗潮弥漫,一切只因6天羽与陈锦寒的离去。

但,无人能预料到的是,接下来所生的事情,令得所有人全部惊爆眼球,一个让他们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名字,将会刻骨铭心的留在他们的记忆中,最终成为他们仰视的存在。

这一战,也是6天羽在人之真界,真正成名的惊天一战。

此战过后,6天羽之名,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6天羽如闪电,出了通灵城后,直奔东侧荒原疾驰,在他的身后,一道若有若无的波纹,如影随形,不离不弃。

二人一前一后,距离越来越近。

莫约半柱香的时间后,以两人的度,很快便来到了位于城郊边缘地带的荒原。

此地一片荒凉,好似被火烧过一般,地面焦黑,散出阵阵恶瘴之气,连绵起伏,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个地方,名为黑甲平原,据説乃是昔日两名凡入圣的dǐng级强者决战之际,其中一人使出逆天杀招,不惜自爆后,爆炸后的余波蔓延形成,对于此事的真假,因为时代已久的缘故,已经无从考究。

但这个地方,却是强人出没,杀人越货的最佳之地,许多的修士,无论是群战还是单挑,都会选择在这个地方。

6天羽身子一晃,立刻闪电般冲然黑甲平原,风驰电掣般向着荒原深处而去。

“唰!”就在此时,一道若有若无的波纹,蓦然破空而来,其极快,几乎眨眼间,便猛地越过6天羽,挡住了他的去路。

空气中荡起阵阵涟漪,陈锦寒的身影,缓缓一步踏出,目露凶芒,死死盯着6天羽。

“啊?你……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6天羽见状,脸色剧变,大惊失色的喝道。

“哈哈,老夫已经跟了你一路了,莫非你才现?”陈锦寒闻言,不由得意一阵长笑。

“你……你想干什么?”6天羽目露怯色,胆战心惊的喝问道。

“干什么?哈哈,果然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死到临头了,居然还不知醒悟,罢了,老夫就直説了吧,小子,只要你乖乖交出身上的所有宝贝,老夫可留你一个全尸,如何?”陈锦寒目中得色更浓,与此同时,其内更是夹杂着浓浓的不屑之芒。

“这么説,你今日是必杀我了?”6天羽脸色一沉,目露绝望的问道。

“不错,你伤了我家少爷,此仇不共戴天,若不杀你,老夫在家主面前无法交代!”陈锦寒闻言,索性撕破脸,阴仄仄喝道。

“既如此,老子和你拼了,分身,出来!”6天羽身子一晃,魔之分身立刻离体而出,滔天魔焰呼啸席卷中,瞬间弥漫八方,令得方圆百丈,系数沦为一片黑暗。

“就凭区区一具分身,还挡不住老夫!”陈锦寒脸色稍有凝重,冷笑声中,右手疯狂捏诀,猛地一指diǎn在眉心。

“唰!”只见漫天金芒呼啸纵横间,骤然化作一袭耀眼夺目的金色战铠,笼罩全身,此刻的陈锦寒,好似一个巨大的金甲巨人,一眼望之,触目惊心。

更为恐怖的是,其金色战铠体表,更是弥漫着无数金光闪闪的古朴符文,好似全部活过来了一般,微微蠕动,扩散出阵阵毁天灭地的金属性之威。

穿上金甲,陈锦寒眼中凶芒闪烁,身子向前一跃,低吼中直奔挡在6天羽前方的魔之分身疯狂一撞而来。

陈锦寒前冲之际,其威绝伦,他整个人好似瞬间化身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前冲途中,就连虚空亦是不堪重负,纷纷崩溃塌陷,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痕。

魔之分身神色平静,身周魔焰呼啸而起,系数灌注右臂,就欲出那记惊天动地的天魔拳,直接将陈锦寒轰成一堆肉酱。

魔之分身与陈锦寒一样,虽然全都是地级后期巅峰境界,但因为魔之分身昔日成功渡过了那传説中的逆劫缘故,在综合实力上,绝对稳陈锦寒一筹,假如全力一拳砸出的话,陈锦寒不死,也得重伤。

但,就在魔之分身疯狂蓄势,右拳即将出的刹那,6天羽的声音,却是直接在其意识海轰轰响起:“和此人对战,你只能使出六成之力,而且,只须败,不许胜!”

“这是为何?”魔之分身闻言,不由猛地一愣。

先前,6天羽在通灵城参加交易大会之际,魔之分身一直藏匿本尊体内,凝神修炼,稳固修为,所以对于先前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此刻咋一下听到6天羽这个十分奇怪的命令,自是不由震惊莫名!

“别问为什么,按照我所説的去做便是了!”6天羽冷冷喝道。

“是!”魔之分身不敢违背,憋屈的diǎn了diǎn头,只得硬生生收回了四成魔力,仅仅向着右臂,注入了六成魔威。

“杀!”魔之分身一声咆哮,踏步冲出,向着陈锦寒迎去。

两者之,皆快若闪电,几乎眨眼间,便蓦然碰撞到一起。

“轰隆隆!”两拳相.交,轰鸣之音惊天而起,魔之分身身子剧烈一晃,好似断线的风筝般,蓦然倒飞而出,直至飞出数百丈之遥,这才重重摔在了6天羽脚下,四肢抽,张嘴连连喷血不止。

而那陈锦寒,仅仅只是蹬蹬蹬连退三步,嘴角溢血,便既稳住身形,不由仰出阵阵惊天动地的得意狂笑。

“哈哈,小子,如果你的分身只有这么diǎn本事的话,那你今天死定了!”原本,陈锦寒对6天羽的分身还心存浓浓忌惮,但经过刚才这试探性的一击,那颗高悬的心,却是瞬间便落到了实处。

在他看来,魔之分身不过尔尔。

魔之分身蓦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一跃而起,闻听陈锦寒之言,差diǎn气得吐血,额上青筋根根暴起,一股毁天灭地的魔气,就要透体而出。

“谁让你擅作主张,提高魔威的?”6天羽见状,目中寒芒一闪,右手捏诀中,虚虚一推而出,阵阵无形波纹闪烁间,立刻化作无数强大的禁制残影,好似潮水般遁入魔之分身体内。

魔之分身整个身子剧烈一震,那即将离体而出的绝强魔威,立刻被生生禁锢在了体内,再也无法自由挥,他能利用的魔力,已经被6天羽限制在了六成。

“你……”魔之分身不由猛地掉头,对6天羽怒目而视。

此刻的魔之分身,已经与一个正常人无疑,而且,在不知不觉间,其心神中,居然诞生了一股远6天羽本尊的七.情.六.欲,在一些负面情绪方面,魔之分身比6天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作为一个逆天魔修,本就是嗜血、凶残的代名词,魔之分身有此反应,亦是极为正常。

“你不要忘了,你的一切,全是我给予,如果你胆敢违令的话,説不得,我只好将这一切,全部收回了!”6天羽神色平静,通过心念传音,冷冷警告了一句。

“是!”魔之分身闻言,顿时焉了,再也不敢生出半diǎn忤逆的念头,蓦然掉头,目露凶芒的死死盯着陈锦寒。

“哈哈,老夫所料果然不错,你虽然凭着区区地级中期巅峰境界的修为,便拥有了一具如此逆天的分身,但此分身,却是不太听你的使唤,既如此,那老夫便帮你一帮,将他干掉如何?”这一幕落在陈锦寒眼中,就像是魔之分身不听使唤一般,令得其目中得色更浓。

“哼,陈锦寒,你少得意,分身,快去杀了他!”6天羽闻言,立刻一声怒吼。

魔之分身憋屈的diǎn了diǎn头,唰的身子一晃,直奔陈锦寒杀去。

前冲途中,魔之分身右手一抓,虚无立刻被撕开一道长长的裂缝,一柄纯粹由天地魔气组成的利刃,瞬间落入手心,夹杂着毁天灭地之威,狠狠向着陈锦寒迎头一斩。

“不自量力!”感应到那魔刃内扩散的威能并不强,陈锦寒目中不屑更浓,全身金芒大盛,蓦然疾驰而去。

陈锦寒身子没有半diǎn停顿,直接撞在了魔之分身斩来的魔刃上,只见那柄魔刃,好似破碎的镜子一般,立刻碎裂成无数,化作黑烟向四周散开。

陈锦寒目中寒芒一闪,右手紧握成拳,狠狠一拳砸出。

“轰隆隆!”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炸响,魔之分身再次无情抛飞而出,这次,直至飞出数千丈之遥,这才重重落地,将地面砸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巨大坑洞。

“该死的,那唐易春等人怎么还没来?”6天羽见状,目中阴冷一闪而过,毫不犹豫身子一晃,飞急退,直奔身后虚无亡命逃遁而去。

“你,逃不掉!”陈锦寒得意一声咆哮,身子向前一跃,右拳蓦然击出,一拳之下,前方虚无寸寸崩溃,与此同时一股大力更是随着虚无裂缝传递,直奔6天羽。

“嘭!”匆忙间,6天羽反手一挥,迅化作一面巨大的能量盾牌,挡在了涌来的拳力途中。

轰鸣惊天而起,6天羽出的盾牌,连区区三息都不到,便直接崩溃,其身子,亦是一个前冲,摔到了前方地面。

北京德胜门医院电话多少
成都送子鸟医院在线咨询
白癜风专科医院贵阳哪家好
济宁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防城港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