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汉宣帝都怕霍光但是唯有他敢跟霍光对着干

2018-12-23 13:52:41

汉宣帝都怕霍光但是唯有他敢跟霍光对着干!

杜延年是杜周的小儿子,字幼公,明晓法律。汉昭帝刚刚即位,大将军霍光秉政,以为延年乃杜周的三公子,吏材有余,就让他补军司空。始元四年(前83),益州少数民族谋反,延年以校尉身份带领南阳士卒攻击益州,返回朝廷,做谏大夫。

汉宣帝都怕霍光但是唯有他敢跟霍光对着干

左将军上官桀父子与盖长公主、燕王阴谋叛乱,一位叫燕仓的小吏知道他们的计划,就告诉了大司农杨敞。杨敞惶惧,上疏言病,还把此事转告延年。延年就向霍光告发,使得上官桀等人及时伏诛,他因功被封为建平侯。

络配图

杜延年本来就是大将军霍光的下属官吏,他首先告发奸人阴谋,有忠直的节操,由此被提拔为太仆右曹给事中。霍光持刑罚严厉,延年辅之以宽大。延年审理燕王的案件时,御史大夫桑弘羊之子桑迁逃亡,过访父亲的故吏侯史吴。后来捉到桑迁,把他正法。恰好赶上大赦,连坐的侯史吴被释放出狱。廷尉王平与少府徐仁交互审查谋反之事,皆以为桑迁连坐其父桑弘羊谋反,而侯史吴藏匿他,并不是隐藏反叛者,而是隐藏受到牵连者,于是就按照赦令免除了侯史吴的罪过。

络配图

后来侍御史重新审查该事,以为桑迁通明经术,知道其父谋反而不谏诤,与反叛者无异;侯史吴原来是俸禄为三百石的官吏,不应该与普通人藏匿受到牵连者同罪,因此侯史吴不能赦免,于是就上奏请求重新审理,并弹劾廷尉、少府放纵反叛者。少府徐仁是丞相车千秋的女婿,所以车千秋多次为侯史吴进言,但害怕霍光不采纳自己的意见,于是就召集中二千石、博士,议论按照法律应该怎样处理侯史吴。参加议论的人都知道大将军的意旨,就主张侯史吴犯有大逆不道之罪。

络配图

第二天,车千秋把众人的议论上奏,霍光以为车千秋擅自召集中二千石以下官员,外朝、内朝意见相左,于是就把廷尉王平、少府徐仁投进监狱。朝廷大臣皆恐丞相车千秋被连坐,于是杜延年挺身而出,向霍光进言,为车千秋辩护。霍光认为廷尉、少府弄法轻重,皆论罪弃市,而不连坐丞相车千秋,并且他在丞相之任没有受到贬黜。杜延年就是这样“论议持平,合和朝廷”的。

日本志贺Siga主轴
成都氨水
门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