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军警杯小说花太香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08:33 编辑:笔名

(一)无端身陷贼人手    陈家大小姐就要出嫁了,这件事情,可真是让远近四邻全都轰动了,这陈家世代都出名臣烈士,到了陈廉庭这一代更是做到了当朝宰相,一品大员,不过,陈廉庭生性恬淡,追寻的是五柳先生那般隐居田园的生活,于是,便挂印归乡,在乡间置办田产,当起了员外。而且,陈员外宅心仁厚,每日里赠医施药,开粥厂,办乡学,乃是远近闻名的陈大善人。所以,他的女儿要出嫁,大家自然格外关心这事。  再说陈员外的女儿,那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啊,生得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比玉玉生香”这句话,搁在别人身上,那也就只是一个比喻而已,可是,搁在陈大小姐身上,却是名副其实呢,据说她通体香味,不是脂粉香,是她天生肌肤生香,纵使是荀令香也要甘拜下风呢,陈廉庭得到了这个千金之后,爱若掌上明珠,为其取名叫做“陈香女”。  幽香袭人的香女,从小便生得十分可爱,偶尔在门口玩的时候,总是会惹来大妈大婶的啧啧声,就连邻家一个长得又蠢又笨,懵懵懂懂的农家子张硕,看见陈香女的时候,都会安静下来,痴痴地望着她。  不过,陈家家教极严,陈香女五岁之后,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专心在家中学吟诗作赋,学绣花缝衣,长大之后,她成为远近人家争聘的女子,别人不说,单说那憨憨的农家子张硕,也想请媒人说媒呢。不过,媒婆一听说他想要娶陈香女,摔门便出去了,嘴里还哼哼唧唧的:“这么个穷汉子,又生得蠢顿,还想娶香女,也不自己照照镜子。”那张硕听得了,竟然憨憨的拿起一面镜子照了起来,一边照,一边嘿嘿傻笑,自言自语道:“黑是黑了点,好在结实,香女会喜欢的。小时候,她看见我的时候,还笑呢。香女笑得真好看。”那媒婆便只能长叹一声,出门走了。  为了香女的终身幸福着想,陈员外再三思量,为她选择了一名范姓巨富,据说,范家乃是当年陶朱公范蠡的后代,富可敌国,范家大公子范成轩更是文韬武略,无所不能,假以时日,必然成为国家栋梁之才。三千金的聘礼随即送到,嫁娶之日就要到了。  女儿就要出嫁了,陈员外有几句话要交待自己的女儿,他取出了一支碧玉簪,交到了陈香女的手中。这支玉簪玉质温润纯净,有玲珑剔透的感觉,簪头雕成了一朵兰花的形状,更奇特的是,那玉簪竟然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女儿啊,这支兰花簪,乃是陈家传家之宝,这不是普通的玉,乃是香玉雕琢而成,正好配得上我女啊。”  陈香女飘飘万福,接过了簪子。  “香女,知道爹爹送你这个簪子的意思吗?”陈员外语重心长地说。  陈香女摸着簪头上的那朵兰花,说道:“知道,爹爹。为草当作兰,为木当作松;幽兰香飘远,松寒不改容。”  陈员外欣喜地点点头,道:“好孩子,不枉费爹爹这些年对你的教诲,还有一点,爹爹希望你记得,要做一个全节之人啊。”说着,他指着陈香女手中的玉簪道:“切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陈香女用力地点了两下头,正待再说些什么,却听见屋梁之上传来了窃笑之声:“嘿嘿嘿,一直都听说陈家一门忠孝节烈,每一代都会出那么一两个名垂方志的人物,本来,我还不相信,现在看见了,果然如此啊,父慈女孝,堪称当世之师表,真是不简单啊。”  陈员外闻言大惊,抬头向房梁上看去,却见房梁上空空如也,只有笑声回荡,他不觉心胆俱裂,陈香女更是吓得花容失色,长这么大,她还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在自己家中,竟然出了这般怪事。“何人装神弄鬼,还不快快现身。”陈员外毕竟是当朝阁老,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当即稳定了心神,厉声喝道。  “陈大善人叫我现身,我自然不敢懈怠。我来也。”话音刚落,就看见一道黑影闪过,一个瘦小干瘪的汉子,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他一身夜行衣靠,干净利落,落地之时,悄无声息。  “你是何人?”陈香女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自打五岁以后,除了家里人外,她就没有见过其他的男子。  “怎么?没有听说过怪盗云间鹤吗?我这个人啊,一不偷金银财宝,二不偷绸缎锦帛,专门啊,就偷美女。”说着,云间鹤便又是嘿嘿怪笑几声,接着道:“不怪别的,陈小姐,就怪你实在是名声太大了,十里八乡的,都在传说你是如何出众,我自然也想看看啊。更何况,事不凑巧,我赌钱输了,欠了云雾山上土匪老大钻天豹的银两,他说了,只要我能够把你给偷回去,给他当压寨夫人,所有的欠账,就全都一笔勾销。我本来还纳闷,这钻天豹一向是不近女色的,怎么就看上你了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让人惊为天人啊。”说罢,嘴里便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又道:“陈小姐,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你这朵花,实在是花太香。”  陈香女早就吓呆了,还是陈员外镇静,突然跑到窗口,打算大声喊叫,呼唤家丁院工,可是,还没等他叫出声来呢,后脑已经重重地挨了一下,倒在了地上。陈香女眼见得爹爹倒地,可还没等她发出尖叫,嘴巴上就已经被一块手绢蒙住,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二)绝世烈女陈香女    等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匪巢之中了,她虽然没有出过家门,可是平日里书是看过不少的,眼前那一张张蒙着虎皮的座椅,一个个长着络腮胡子、凶相毕露的大汉,还有墙上挂着的巨幅“义”字,都和《水浒传》里头写的一模一样,她心中暗自叹息,知道自己已经是进了龙潭虎穴了。  陈香女从地下爬起,站起身来,昂然挺立,一抬起头来,又看见了那个将自己掳来的云间鹤,不觉眼中冒出一团怒火,那云间鹤见她醒来,本来还嬉皮笑脸地对着她看,此时竟然被她眼中喷出的愤怒惊得愣住了。  这时候,一声带着邪气的笑声响了起来,震得聚义厅的四角直落灰尘,陈香女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好,有性格,我喜欢,娘子,你知不知道啊,别人提起你的时候,都说你身上美的地方,是你身上能够发出沁人的香味,花太香。”想来,那便是贼匪的头目钻天豹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抽动鼻子嗅了两下,又道:“我一开始也这么觉得,不过,我现在却有了不同的想法,我觉得,你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你那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哎呀,真是迷死人啊。”  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陈香女倒是不再害怕了,她想起了爹爹对自己说过的话,对,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罢多时,她淡淡一笑,道:“你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美人。”  “你喜欢我的地方,是我的一双眼睛?”  “是啊,不错。”  的确,陈香女的双眸,那如同秋水般清澈透亮的双眸,是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心醉的,这时候,陈香女的眼角漾出了一滴泪水,人们都说高山上的湖水,是上天流淌在地面上的一颗眼泪,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从陈香女眼中淌出的一滴眼泪,就是从她眸子里荡漾出的一片湖水。陈香女冷冷一笑,突然从头上拔下了爹爹给她的那支兰花簪,刺入了自己的双目,将自己的双眼挖出,扔在地上,殷红的鲜血涌了出来,她的身子因为剧烈疼痛而颤抖,就好像是风中的落叶一般,她颤声道:“我把你喜欢的东西给你了,你能让我走了吗?”  钻天豹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柔弱的女子,居然会做出如此刚毅的举动。屋子里的一众土匪一个个也全都惊得张口结舌,齐齐地瞪着陈香女看。不知为什么,云间鹤的心头突然一颤,不自觉地,流出了两行热泪,有人说“平生只流两行泪,半为沧桑半美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两行泪,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流。  陈香女转回身,摸索着向前走去,这时,却听见了身后钻天豹的怒吼:“站住,我的聚义堂,也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说着,他一拍自己的大腿,站起了身来,道:“好个节义女子,有性格,老子喜欢,我告诉你,你这个压寨夫人,当定了。别说你就是瞎了,就算你瘫了,我也一样要你。”作为一山的老大,平常钻天豹总是说一不二的,今日陈香女竟然敢跟他对着干,让他很没有面子,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留下陈香女。  陈香女冷冷一笑,用簪子抵住了自己的喉咙口,道:“瘫子你也要?那么死人你要不要呢?”  钻天豹又是一愣,上前几步想要去夺陈香女手中的簪子。“站住!”陈香女呵斥道,手上使劲,那簪子已然划破了她雪嫩的肌肤,一滴朱红的鲜血滑落下来。  “够了。”云间鹤此时却突然大喝一声,拦在了陈香女的身前,对钻天豹道:“钻天豹,够了吧,你就放她走,好不好,大不了我明天去偷些金银财宝,还了你的账,如何?”  钻天豹斜睨着云间鹤,道:“好小子,你不是不偷财宝,只偷女人的吗?怎么,今天为了这个女人,你敢公然跟我叫板?”  云间鹤叹息道:“豹老大,说实话,我云间鹤这一辈子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越是别人说她贞洁,传得神乎其神的,就越是受不了诱惑。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弱点的,对于男人,酒色财气,总有一个字是沾的,其实,男人如此,女人也这样,或为男色所迷,或为财帛所动,或为威武所屈。可是,这个女人不一样,贞烈如此,我所未尝见也。豹老大,江湖中人常常说一句话,叫做‘士可杀不可辱’,这个女人,也是这样啊。你要是再逼迫她,恐怕她真的会寻了短见的。”  钻天豹沉吟了半晌,环顾一下四周,众弟兄都窃窃私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本来,他这个人,对于女色向来是不在乎的,自己的一次动心,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可是,连她的头发都没有碰到,就乖乖地把她给放回去了,这事情好说不好听啊,以后难免会传为江湖笑柄。想到这里,他的狠劲上来了,手里把着自己的大环刀,恶狠狠地说:“尸首,我也要留下。”  陈香女听得这话,手上一使劲,就想将簪子往自己喉咙口送,却听得当啷一声,手中一松,那簪子竟然被不知什么东西击落在了地上,她叹一口气,循着记忆,就想将脑袋往柱子上撞,却被一个人拦腰抱住,云间鹤那略微颤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陈小姐,我云间鹤对不起你,我定然将你安全送回陈府。”说着,他又对钻天豹道:“豹老大,对不住了,改天再来向你负荆请罪。”话音刚落,人已经裹挟着陈香女,斜斜地飞出了聚义厅。  钻天豹的绰号里既然有“钻天”两字,说明他的轻功也是的,他一举手中的大刀,脚尖点地,就跟了上去。云间鹤轻功虽高,可是毕竟带着一个人,所以,眼看就要被钻天豹追上了,他回首大嚷:“着镖。”云间鹤的暗器功夫是的,钻天豹以为有飞镖袭来,连忙闪身躲避,可是,云间鹤此招却是虚招,等到他再回身的时候,云间鹤又在前面好远了。不过,钻天豹却并不放弃,提一口气,又追了上去,云间鹤又回头嚷了一嗓子:“着镖。”钻天豹以为对方又是虚张声势,根本就没有躲避,就是这么一迟疑,一支飞镖嗖地射来,他一歪身子,飞镖扎中了他的肩膀,钻天豹吃痛不过,落下了尘埃。  也不知行了多少路,陈香女只觉得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她突然说:“放我下来。”  “什么?”云间鹤脚步略微放慢,却并没有停下。  “男女授受不亲,所以,请你放我下来。”陈香女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  “我说,要是钻天豹追上来,你一个人能应付吗?还有,你眼睛看不见,需要马上找大夫诊治,你一个人,能回得去吗?”  “我是死是活,与你无关,钻天豹追上来,让他杀了我好了,就算是爬,我也要自己爬回去。”  云间鹤长叹一声,只得将陈香女放了下来,此时两人已经身在大路上,远处正好过来一辆运菜的驴车,那云间鹤心念一动,便雇了那赶车人,让陈香女坐在一大堆的白菜上,自己跟在左右护送,送回了陈员外家。    (三)沽名爹爹负心汉    陈家的小姐还活着,街坊四邻知道了这个消息,无不落下了欣喜的泪水。虽然陈员外禁止家丁丫鬟们将小姐被贼人掳去这件事情向外宣扬,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不到半天,这件事情就传得沸沸扬扬的了。谁都知道,被贼人掳去,那还能好得了?还没有被贼人掳走而又能活着回来的人呢,可是,人家陈家大小姐却做到了,虽然说,瞎了双眼,脖子上多了一个疤,可是,好在人还活着啊,这就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了。  不过,陈员外可不这么想,没事的时候,他总是轻声地唠叨,说得很小声,像是怕被女儿听见,可是,又好像是故意要给女儿听见一样:“唉,你要是死了该多好。”  是啊,陈香女也不觉哀叹,其实,当她把簪子抵在喉咙口的时候,是多么想就这样死掉啊,可是,事与愿违,她非但没有死,还将代表忠孝节义的兰花簪给弄丢了,而且,还落了个残疾。  爹爹说的对,我一开始的时候就不应该想着还能够活着回去,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死,只有我死了,才不枉费爹爹十多年的教导。死了,我就是烈女,就会有一块贞节牌坊为我竖起,陈家就能够光宗耀祖。为什么,我不成就自己的三贞九烈呢?对了,范家,范家为什么还不来迎娶我啊,我记得,被掳走后的第三天,就应该是范家来迎娶的日子啊。 共 1061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细数阳痿的主要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的饮食护理都是哪些

上一篇:异乡的树

下一篇:是因为太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