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主创谈话剧燃烧的疯人院特点是治愈

2018-09-25 09:43:40

主创谈话剧《燃烧的疯人院》:特点是“治愈”

《燃烧的疯人院》首演剧照。

中新北京5月7日电(宋宇晟) 话剧《燃烧的疯人院》6日在北京西区剧场首演。7日,该剧主创在京接受了中新采访。他们表示,这部经典话剧的特点就是“治愈”。

话剧改编自经典作品

该剧改编自澳大利亚编剧Louis Nowra的经典作品。话剧讲述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路易斯给精神病院的病人们排演歌剧的经过。故事设定在1971年墨尔本一个曾被烧毁的剧场,外面是汹涌的反对越南战争的人潮,里面则是一群排演莫扎特关于爱与忠诚歌剧的疯子。

本剧导演佟欣雨介绍称,该剧于1992年在澳大利亚首演,剧中的“疯子们”不断地认识自己,在磕磕绊绊中将歌剧成功上演

主创谈话剧燃烧的疯人院特点是治愈

。而他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获得了精神上的治疗。

话剧“治愈”了演员

在该剧的主创看来,这部经典话剧的特点就是“治愈”。导演佟欣雨坦言,“它(该剧)本身表现的就是一群疯子在排歌剧的过程中,自身的问题被治疗”。他说:“这实际是一个戏剧治疗的过程,只是在那个年代是没有戏剧治疗这个概念的。”

在剧中扮演疯子亨利的演员王辰昊称,自己在排演这部剧之前曾有一段时间“比较自闭”,“没法跟人交流”。他说,在排演了这部剧后,自己“已经可以跟大家正常交流”,“(所以)这部戏对于我来说很有帮助。”

佟欣雨认为,这种“治愈”的效果也同样对观众产生了一定的效果。“对于观众来讲,他们看到的也是这样一个过程。他们看这些疯子哭、闹,或多或少地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然后通过戏剧的过程,在角色被治愈的同时,观众自己的心,有这部分心结的可能也会被打开,也就产生了一定的治疗效果。他们跟那群疯子哭、跟那群疯子笑,这本身就是一种治疗的过程。”

将角色的习惯变成自己的习惯

和王辰昊不同,演员李松楠虽然没有被“治愈”,但在这部剧的排演过程中也深受角色的影响。她告诉,自己在剧中扮演的是一个有着“暴力美”的疯子——樱桃。

李松楠说:“因为她(樱桃)从小内心比较孤独,也缺乏爱。所以她时时刻刻身边都带着一把折叠刀,就是需要有一种安全感,要保护自己。她脾气比较暴躁,常常暴饮暴食。”

由于在排演中需要逐渐适应角色,李松楠甚至将“身边时刻带着一把折叠刀”变成了一种习惯。她说,原来的自己完全不适应,但现在“拿刀就像拿、拿笔一样”。

剧中正常人的暴力和疯子关注的话题产生了强烈冲突

对于这部剧,制作人洛奇豆子用“看了、笑了、爱了、哭了”八个字概括了对于该剧的感受。他说:“看了这部剧就会爱上它,而且其中有很多笑点,每一个精神病患者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你通过这些精神病患者的外在表现会慢慢地走近他们,去理解他们,甚至喜欢上他们;看过整部戏之后你会发现这些精神病患者也在改变,(甚至)升华,你会为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感动。”

虽然这部话剧在1992年就已经首演了,并且剧中的故事背景在1971年的澳大利亚,但导演佟欣雨认为,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依然它的现实意义。

佟欣雨说:“这部剧在1971年的澳大利亚有一个特定的社会状态。在剧场(剧中疯子们排练歌剧的剧场)之外,是反对越战的游行大潮,是嬉皮士、毒品、性、摇滚乐盛行的时代。年轻人走上街头,他们想要推翻政府,想要推翻那个时候的制度。但在剧院之内,是一群疯子在排练莫扎特很久以前的作品。他们在讨论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忠诚、什么是热爱、什么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和理解。”

他认为,“在剧院之外的暴力和剧院之内疯子们关注的这些话题,产生了一个非常强烈的冲突”。“这提出了一个问题: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疯子?正常人他们追求的东西就应该是理所应当的吗?某些东西就应该被认为是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吗?”

他说:“这些问题即使放在现在,我认为,也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在这种快速的、的、社交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屏幕,但我们真正了解彼此吗?真的享受生活吗?现在追求的东西是正确的吗?这个问题可能是每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的。”

:小微

1

6.79K




真空碳管炉报价
万能材料试验机报价
真空气氛炉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