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春秋花岩鹰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0:14 编辑:笔名

一  “花岩鹰死了!”  这几天,整个马跑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王家老茶馆里,几个白胡子老头一边扯着川牌,一边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花岩鹰”的故事,口水四溅,把桌上的牌都弄湿了。  “你晓得她为啥子叫花岩鹰吗?”  “哪个不晓得嘛,要你说!岩鹰,专门叼鸡的噻!”  “啷个没有把你叼了去呢?”  “哈哈哈哈……”  “呃,听说,她的两个儿子不给她办后事呢。”  “那当然啰,你嫁出去这么多年了,又改了那么多次嫁,鬼才认你这个娘呢。”  “我说呀,还是她儿子们不对。不管她改嫁了多少次,她始终是你们的娘呀!”  “你晓得花岩鹰到底嫁了多少次吗?”  “五次!”  “六次!”  “七次!”  几个老头争论起来,争得面红耳赤,竟忘记了打牌。    二  花岩鹰是马跑镇的一个名人。她年轻时因为漂亮和命苦而出名,老了又因为改嫁次数多而出名,也因为改嫁次数多而得名(人们已经忘记了她的真实姓名)。  五十多年前,十八岁的她依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兴奋而又有些忐忑地嫁到了马跑镇黄桷村。生活虽不十分富裕,但还比较舒心。先后出生的两个儿子也给她的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然而,天违人愿,好景不长,年轻力壮的丈夫在一场大病中撒手西去,丢下年轻漂亮的她和两个嗷嗷待哺的儿子。  好心的邻居李大婶劝了她很多次:“再找一个吧!一个女人家带着两个孩子,可怎么过呀?”  周围十里八乡的鳏夫们都曾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几乎每个人都找媒人来提过亲,可她硬是没有嫁。  她擦干眼泪,咬紧牙关,背着小儿子,牵着大儿子,起早摸黑,上坡下地,默默的一步一步的走着,艰难的走着。  那时,马跑镇的人提到她,无一不竖起大拇指:“是个能干人!”  可有谁知道,每当插秧挞谷的农忙季节,累得腰都快断了她躺在床上,看着两个熟睡的儿子,整夜整夜地流着眼泪,心里狠狠的骂着她的死鬼丈夫。她多么希望家里有一个男人啊。然而,为了两个儿子不受后爸的委屈,为了两个儿子不受小伙伴的欺负,她不能嫁!    三  当“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把小儿媳妇迎进家门的时候,亲戚朋友无不啧啧称赞:“真不容易啊!劳累了半辈子,总算该歇一口气,享享清福啦!  送走一位客人之后,夜已经很深了。她躺在床上,兴奋得怎么也睡不着。二十年来的酸甜苦辣,象电影一样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  喧闹之后的夜晚显得格外寂静,几只初春的蚊子在蚊帐里嘤嘤嗡嗡的飞。她拉开电灯,拿起一把蒲扇,轻轻地赶走了蚊子。再次躺下的时候,她没有关灯,抱着旁边的半截空枕。她突然觉得这张睡了二十多年的床,今晚一下子变大了。显得空空荡荡。隔壁新房里的响声和着窗外的风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她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新婚之夜……  “不害臊。”她一边默默的骂着自己,一边不自禁的用手按了按大腿:弹性还好。再往胸口摸去:圆圆的还在。她翻身下床,坐到镜子前面,仔细地照了一照:头发还没有白几根,脸色黑里透着红……  好多年没有认真照过镜子了。她就这样坐在镜子前面,默默的看着自己,一直看到天亮。  半年之后,她告诉儿子媳妇们:“我要结婚了!”  消息一传开,马跑镇一下子炸开了锅。这可是马跑镇有史以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情:四十多岁的老寡妇了,还要嫁人?  “呸!真不要脸!”  “还以为她真是贞妇烈女呢,真没想到……”  “恐怕早就和那个孤老头勾搭上了吧?”  ……  一时间,流言四起,蜚语横流。  邻居李大婶劝她:“年轻的时候都熬过来了,现在眼看着就该享清福了,你这是何苦呢?”  儿子媳妇们给她跪下了:  “娘,别嫁吧!知道的说你是自己要嫁,不知道的还说是我们讨了媳妇忘了娘呢。”  “你听听别人是怎么说的,多难听啊!你不要老脸,我们还要面子呢。”  “只要你不嫁,我们什么都依从你。你老人家什么也不用做,一天只管耍。我们供着你,好吃的我们给你煮,好穿的我们给你买。”  “如果你真的要嫁,我们以后就不认你这个娘!”  话说绝了,她也哭了。哭完之后,她还是嫁了。除了自己的衣物,她没有带走半辈子辛辛苦苦挣下的任何家产。    四  王家老茶馆里,几个老头还在争论不休,干脆连牌也不打了。他们似乎正在进行一场“花岩鹰”知识大赛。每个人都以知道有关花岩鹰的故事多而自豪,对不知者则投以鄙夷的眼光。  “你晓得她嫁的个老头是谁吗?”  “牛大爷噻,哪个不晓得嘛。他还是我大儿媳妇的舅舅的亲表哥呢。身强力壮的一个大汉,那年才五十来岁,犁田打耙,栽秧挞谷,什么重活都能干。和她结婚才两年,就除脱了。”  “第二个马二老者也是啊,从来没有吃过药的,跟她结婚后也只活了三年。”  “要不然她怎么会叫花岩鹰呢?”  “老头死了,她为什么不回去和儿子们一起过呢?”  问这个幼稚问题的人立即招来大家的白眼:  “哼,你已经嫁了,哪个儿子还认你哟。嫁出去的妈和嫁出去的女儿一样,都是泼出去的水。那个老头的儿女也不会认你这个后妈的,你对他们没有恩啊。”  “所以她才嫁这么多次,一直嫁到死呢。”  “呃,你们晓得那个放鸭子的朱大爷吗?就是花岩鹰嫁的第三个老头。她说花岩鹰那个像奶娃的嘴一样能吧嗒吧嗒的吮吸呢……”  “真的吗?”  几个老头的瞳孔由小变大,又由大变小。牌桌上出现了暂时的沉默。他们似乎在为自己没被岩鹰叼走而庆幸,又好像在为没有尝到被吮吸的滋味而遗憾。  人们的议论还在热热闹闹的进行。  “花岩鹰”的灵前依然冷冷清清。 共 20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教你几招 轻松防止阴茎结核病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诊断步骤是什么-

上一篇:你若快乐我自失色1

下一篇:忆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