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武道玄皇第六百七十六章天宝巧施连环计

发布时间:2020-01-24 11:52:38 编辑:笔名

武道玄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天宝巧施连环计

三↑五↑中↑文↑,更新最快的!

那军士一听天宝这话,xiǎo眼睛一眯,上下打量了天宝一下,裂开嘴笑了笑道:“就凭你?是来消遣爷爷的吧!”

天宝见那军士一脸的不相信,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唉,原本有场富贵要给你,你不要那就算了!”天宝説完,一边摇着头,一边转身就要往回挪。

那军士看着天宝走回两步,忽然道:“你站住!”

天宝停住了脚步,但并没有回头,只是回声道:“军爷还有什么话説?”

那军士朝着地上很吐了一口吐沫道:“你説的是什么富贵?”

天宝听了,转过身,目光少有的锐利,那军士看了,心中不由一颤,从没有见过这不死局的死囚还有如此的精神。

天宝道:“军爷,你不是不相信么,那这场富贵我就许给别人了!”

“哈哈哈……”那军士忽然大声笑了一阵,随即道:“别人,你想的倒是很美,这里不会有别人,只有爷爷我!”

天宝道:“反正我説了,军爷你也是不信,回头再觉得我在消遣你,到头来再挨顿板子,我可吃不消!”

其余的囚徒此时都忘了要上角斗场的事情,一脸茫然的看着天宝。有几个人还在xiǎo声的嘀咕:“这个风铃岛的奸细是不是疯子?”

“没事找事,看样子离死不远了!”

“你们几个xiǎo声diǎn,没看到他那个同伙那么厉害,就算是死之前,弄死你们几个,还像碾死几只蚂蚁一般!”

凌寒耳聪目明,自然听到了那几个人的窃窃私语,只是他并不理会。但凌寒此时,也不知dào天宝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那军士脸上略略露出一丝笑容道:“那汉子,你若是有心孝敬爷爷,就痛痛快快的説出来,若是爷爷觉得中听,或许给你们一条生路,若是敢晃diǎn爷爷,哼,那你们恐怕都进不了角斗场的大门!”

凌寒听到那军士相威胁,心中也是清楚的很,在这死囚之中,无端的死了几个囚徒,任何人也不会追究,不由得替天宝担心,凌寒也不知天宝到底想要做什么。

天宝并没有答话,而是朝着那军士的方向凑了凑,贴近了那囚牢的铁栏。

那军士害pà天宝有什么诡计,紧忙朝着后面退了几步道:“你不用再往前了,你身上这味儿可不那么新鲜!”

天宝微微一笑道:“我在牢里已经呆了半年,能有什么好味道?若是军爷觉得兄弟太臭,可以弄diǎn热水,给兄弟泡个澡!”

“你奶奶的,老子都半个月没有洗澡了,你还想洗澡!做你的春秋大梦呢?”那军士骂骂咧咧的道。

天宝道:“既然没有热水,那军爷还是忍着diǎn!”

那军士道:“好了好了,你快説,有什么富贵?”

天宝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笺,朝着那军士递了过去。

那军士一见天宝拿出的信笺,脸上立kè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眼神。因为那军士知dào,这些囚徒没有一个是在大牢里面待的时间短,他们身上所有的私人物品,都应该早就被望乡城的守卫搜刮的一空。

这天宝居然从怀中掏出这封信,的确是让人有些惊讶。

凌寒看到天宝从怀里面掏出了一封书信,心中也是有些吃惊,真的不知dào天宝是如何弄到这封信的。

不过凌寒依旧有些担心,因为他不知天宝此时的心境如何,万一提供的东西没有达到那军士满yì,这可是会搭上二人的性命。

凌寒想到此处,便暗暗的提了一口气,心想:若是那军士翻脸比翻书还快,那自己就只有破釜沉舟了,与那些守卫拼个高下。

若是成功了,自己就可以救得天宝,逃离这个地方。若失败了,被镇压了,那他便只有与天宝誓同生死了。

那军士一见天宝伸手开始乱掏,脸上露出了一丝诡笑,随后将手臂伸进了那牢笼之中,想要接天宝递过去的信笺。

哪知天宝见那军士将手伸了进了,随即就将那信笺收回。

那些囚徒见天宝似乎是在晃diǎn那军士,都发出了笑声,一扫方才的阴霾,将今日要进那不死局的祸事先放到了一边。

凌寒早就料到,天宝这么做一定是觉得没有生还的希望,就想借这几个军士的手,趁机将自己除掉。

果然,那军士恼羞成怒,大声叫骂道:“你奶奶的,果然在消遣老子,你等着,看老子不拆了你的骨头的!”

那军士説罢,便从腰间解下了长鞭,随即用那长鞭的指着天宝道:“xiǎo子,你的死期到了!”

天宝见那军士脸色已经动怒,便笑着道:“这位军爷且不要动怒,你可以先看看这封信再打我也不迟!”

那军士见天宝此时已经服软,眉头先生一展,随即将天宝的那封书信接到手里,同时大声道:“算你识相,若是在骗我,爷爷真的会要你的命!”

那军士一听天宝这话,xiǎo眼睛一眯,上下打量了天宝一下,裂开嘴笑了笑道:“就凭你?是来消遣爷爷的吧!”

天宝见那军士一脸的不相信,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唉,原本有场富贵要给你,你不要那就算了!”天宝説完,一边摇着头,一边转身就要往回挪。

那军士看着天宝走回两步,忽然道:“你站住!”

天宝停住了脚步,但并没有回头,只是回声道:“军爷还有什么话説?”

那军士朝着地上很吐了一口吐沫道:“你説的是什么富贵?”

天宝听了,转过身,目光少有的锐利,那军士看了,心中不由一颤,从没有见过这不死局的死囚还有如此的精神。

天宝道:“军爷,你不是不相信么,那这场富贵我就许给别人了!”

“哈哈哈……”那军士忽然大声笑了一阵,随即道:“别人,你想的倒是很美,这里不会有别人,只有爷爷我!”

天宝道:“反正我説了,军爷你也是不信,回头再觉得我在消遣你,到头来再挨顿板子,我可吃不消!”

其余的囚徒此时都忘了要上角斗场的事情,一脸茫然的看着天宝。有几个人还在xiǎo声的嘀咕:“这个风铃岛的奸细是不是疯子?”

“没事找事,看样子离死不远了!”

“你们几个xiǎo声diǎn,没看到他那个同伙那么厉害,就算是死之前,弄死你们几个,还像碾死几只蚂蚁一般!”

凌寒耳聪目明,自然听到了那几个人的窃窃私语,只是他并不理会。但凌寒此时,也不知dào天宝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那军士脸上略略露出一丝笑容道:“那汉子,你若是有心孝敬爷爷,就痛痛快快的説出来,若是爷爷觉得中听,或许给你们一条生路,若是敢晃diǎn爷爷,哼,那你们恐怕都进不了角斗场的大门!”

凌寒听到那军士相威胁,心中也是清楚的很,在这死囚之中,无端的死了几个囚徒,任何人也不会追究,不由得替天宝担心,凌寒也不知天宝到底想要做什么。

天宝并没有答话,而是朝着那军士的方向凑了凑,贴近了那囚牢的铁栏。

那军士害pà天宝有什么诡计,紧忙朝着后面退了几步道:“你不用再往前了,你身上这味儿可不那么新鲜!”

天宝微微一笑道:“我在牢里已经呆了半年,能有什么好味道?若是军爷觉得兄弟太臭,可以弄diǎn热水,给兄弟泡个澡!”

“你奶奶的,老子都半个月没有洗澡了,你还想洗澡!做你的春秋大梦呢?”那军士骂骂咧咧的道。

天宝道:“既然没有热水,那军爷还是忍着diǎn!”

那军士道:“好了好了,你快説,有什么富贵?”

天宝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笺,朝着那军士递了过去。

那军士一见天宝拿出的信笺,脸上立kè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眼神。因为那军士知dào,这些囚徒没有一个是在大牢里面待的时间短,他们身上所有的私人物品,都应该早就被望乡城的守卫搜刮的一空。

这天宝居然从怀中掏出这封信,的确是让人有些惊讶。

凌寒看到天宝从怀里面掏出了一封书信,心中也是有些吃惊,真的不知dào天宝是如何弄到这封信的。

不过凌寒依旧有些担心,因为他不知天宝此时的心境如何,万一提供的东西没有达到那军士满yì,这可是会搭上二人的性命。

凌寒想到此处,便暗暗的提了一口气,心想:若是那军士翻脸比翻书还快,那自己就只有破釜沉舟了,与那些守卫拼个高下。

若是成功了,自己就可以救得天宝,逃离这个地方。若失败了,被镇压了,那他便只有与天宝誓同生死了。

那军士一见天宝伸手开始乱掏,脸上露出了一丝诡笑,随后将手臂伸进了那牢笼之中,想要接天宝递过去的信笺。

哪知天宝见那军士将手伸了进了,随即就将那信笺收回。

那些囚徒见天宝似乎是在晃diǎn那军士,都发出了笑声,一扫方才的阴霾,将今日要进那不死局的祸事先放到了一边。

三●五●中●文●,更新快、!

临沂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衡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海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江苏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河源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友情链接